问书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折腾的蚂蚁 > 第437章 高原我来了
    看着深遂湛蓝的天空上云卷云舒苟伟突然想起古人的成语真好,“云卷云舒的感觉也许只有有高原上才能有吧!”忍不住放声歌唱:“蓝蓝的天空,苍茫的戈壁,伊呀?......”</P>

    </P>

    “别伊呀呀了,唱得像死人似的!”方守义不知为什么,每次见苟伟表现优异他就高兴,可表扬的话到了嘴里又变成怼了,或许真如他所想,亲戚间露本性吧!</P>

    </P>

    “哎呀呀,咱们方参谋真是有见识,都见过死人唱歌。我就没您胆大,真要听见会被吓死的。”苟伟继续贫,熟了就这一点不好,连个上下级都不分了。</P>

    </P>

    方守义又想动手,扬起的手轻轻放下似笑非笑看得苟伟都疹了才撂一句狠话:“少废话,拎起你的被子赶紧上车!”</P>

    </P>

    “被子不是垫车轮下了......”苟伟本要说都被轧破了不能要了,可一想这显得自己多不伟大的,“咱们要向英雄学习,虽不至于赴死,一床被子留给后边的车也是我应该做的!方参谋,我知道您为我好,我念您的情。但被子我一定要留下,您就别劝了!”</P>

    </P>

    方参谋差点被带到沟里去了,他可不是这意思,那手不自觉地又准备扬起来。“我是这意思吗?我劝你了吗?不想要是吧,回新兵连自己买去,反正你是老板有钱,顺便把这几位战友的一并包了。我成全你了!”</P>

    </P>

    苟伟很想跑回去将破被子抱回来,可一想话已出口被子实在不能盖了只好硬气到底:“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啊!方参谋您为什么还要耍酷呢!”</P>

    </P>

    苟伟头上突然挨了一巴掌,虽然不重但也不轻,他恶狠狠地转过头看见马富梓那张凶狠可恶的脸。</P>

    </P>

    “怎么的,现实还残酷啵!”</P>

    </P>

    苟伟迅速反应过来,转身就走,谁叫胳膊扭不过大腿呢。“多好啊,风景这边独好!老子一定要在雪山上写一个大大的字,‘苟伟到此一游’,然后再撒泡尿!”</P>

    </P>

    股长想上前克两下,想想算了,已被逗乐破功了。</P>

    </P>

    经过一个达板天差不多黑了,一夜一日未睡的兵们早就没了精神也适应了些高原的环境,呼吸并不是那么困难。</P>

    </P>

    匆匆在山下兵站吃了点东西后,全都钻进大巴车内补觉。而旁边的副驾驶早接过方向盘继续上路。人停车不停,快速向目的地出发。</P>

    </P>

    苟伟上车就睡,睡得很沉,天上的月光将车内照得亮堂堂的,丝毫不影响他的鼾声。结果旁边战友倒没了睡意,眼睛放光地盯着苟伟看,只到再也坚持不住。</P>

    </P>

    一路上兵站也很多,围着兵站的小店也很多。小店似乎比兵站还要警觉,听着车响声远远的点起一个个马灯挂在屋檐下随着风轻轻摇晃,灯光忽明忽暗。裹着羊皮袄黑得看不清脸的轮廓的汉子几步蹿到路边招手,见是军车摇摇头进去了。马灯次第熄灭,小店又一次隐入黑暗之中。</P>

    </P>

    睡过一觉恢复疲劳的副驾驶递上一支烟给司机,神彩奕奕地转过身来冲着车内的兵们开始嘴碎地讲故事。</P>

    </P>

    “每个兵站旁边都有很多小店,还有修路的道班。兵站给咱当兵的用,紧急情况下也会给老百姓用。小店主要是给老百姓用,这些店老板都是西部上山的汉子。能吃苦耐劳,也很会做生意,被称为华夏的犹太人。就是贵了点,一碗方便面十五块钱都算是便宜的。以后探亲路过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P>

    </P>

    “如果你要住夜我劝你还是在野地里猫着吧,那被子盖下去钻出来你得长十斤油!高原上可不敢轻易洗澡,这被子更没法洗!我可是住过一晚,回家数了差不多一个月的虱子。那玩意儿油炸挺好吃的,高蛋白大补啊!”</P>

    </P>

    兵们听得一阵反胃,这是要恶心死大家吗?不过都记住了,轻易不要住店,喂了虱子不划算。</P>

    </P>

    一路走一路停,遇兵站解决头部高层问题——吃饭,也解决下半身基层问题——撒尿拉屎。车也及时加水加油检查刹车。离开兵站就快速推进,迎着月光赶路。</P>

    </P>

    高原的黑夜很短,经过两个兵站,只要那么六七个小时就过去了。当凛冬早晨的第一抹阳光突如其来地在车转弯的时候刺进车厢,苟伟似有所感从大衣里钻出头,使劲睁开畏光的眼向窗外望去。</P>

    </P>

    这是一条在一望无际的戈壁上向远方延伸的砂石路,很是平整。路两边是?浅的排水沟,沟边长着一丛丛光秃秃的荆棘静默着守卫道路。再远一点除一砂石外就是一兜兜的骆驼刺很坚强地挡住砂石前进的路。再远一点是被蓝天与阳光漫射成一块墨玉的湖泊,湖泊如宁静害羞的美少女,远远被车队惊着泛起鱼鳞白的光,不小心放飞搂在怀中的美丽的大鸟,在车前盘旋一阵又被收回怀抱。</P>

    </P>

    再远是湖边的山,山是灰色的,没有雪白的头发也没有青色的裙袍。时而宛约时而坚强,时而故做神秘用雾用尘遮住。</P>

    </P>

    车行路上,掀起一边是灰朦朦一边是清朗阳光,像是犁开了天一般。</P>

    </P>

    苟伟兴奋了,有三年时间可以感受这高原的博大,“高原我来了!”</P>

    </P>

    “高原我来了!”兵们也被苟伟的鬼哭狼嚎给吸引了,不自觉地跟着狼叫。</P>

    </P>

    “我们都知道你来了,但也不用这么兴奋吧?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等兴奋过后别哭就行。”方守义心情特别的好,有一种近家情怯的情愫在发酵。</P>

    </P>

    “咱们是边防支队,你就别想着说在城市里待着。再说这高原上的城市也就相当内地的一个镇那么大。边境上的县城就相当于一个村那么大,至于边防连队往往前后几十公里都见不到老百姓。</P>

    </P>

    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就是咱们的娱乐生活。至于巡逻警戒驱隔建立安全带那就更苦了,慢慢享受吧!”</P>

    </P>

    苟伟不以为然,再苦能苦过自己睡垃圾场的日子吗?再苦能苦过没钱的日子吗?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解决。“我不数星星数钱玩行不行!”</P>

    </P>

    苟伟乐呵呵地朝方守义也朝战友们开玩笑:“艰难困苦是人生的催化剂,小时候吃点苦未来路就好走多了。</P>

    </P>

    战友们,高原天地那么宽,咱们可劲儿折腾。”</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