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93章 送嫁,站在离你幸福最近的位置
    因着凤无忧的大婚,贺兰玖在临潢最繁华的街道上大摆流水席,来来往往的人坐下便能吃,吃了便能走,宫中的席面也是空前盛大。

    芳洲女皇与燕云之主齐聚南越,而且还是以公主和驸马的身份,这在天岚大陆上,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事。

    百官纷纷上前,向萧惊澜敬酒。

    萧惊澜也是来者不拒,今日无论是谁敬来的酒,他都面带笑意,一饮而尽。

    场中官员在贺兰玖的授意之下,存了要把萧惊澜灌醉的心思,一个接一个的迎上来,几乎没有空档。

    而萧惊澜也不知究竟是心情好还是酒量好,喝了那么多,竟是越喝眼睛越亮,半点都没有醉的意思。

    贺兰玖看得不爽,直接拎着一坛酒迎了上去。

    “小杯喝未免太小气,萧惊澜,用这个如何?”

    将怀中的坛子扔过去,萧惊澜接住了,扬眉一笑,豪气道:“好!”

    一掌拍碎封泥,向着贺兰玖举了一下:“我先干为敬!”

    仰头把酒倒入喉中的时候,心头竟也涌出了几分痛快。

    想当年在还在父兄麾下之时,他也是这样大口纵饮的明烈少年,只是世事弄人,后来身受重创,又陷入重围,便很少再有痛快喝酒的时候。

    此时能与贺兰玖这般对饮,一则谢他为凤无忧所做之事,二则,又何尝不一场惺惺相惜?

    “你的确该敬本太子,不过本太子不是占人便宜的人,这坛酒,本太子陪你!”

    贺兰玖没有说错,若不是他,凤无忧都不知死了几次了,萧惊澜这坛敬酒,他当得起。

    可他还是举起酒坛子,和萧惊澜一起对饮了下去。

    宴中众人都看呆了。

    这酒,哪有这种喝法?

    就算真有这种喝法,可贺兰玖和萧惊澜却也绝不该这么喝。

    一个是一国主君,一个是一国太子,而且都是主事人,哪里能如此肆无忌惮?

    可,他们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凤无忧,又都了然。

    大概,也只有因为这个女子,才能让这二人如此放纵,又如此心照不宣。

    凤无忧嘴唇微动,萧惊澜伤毒缠身多年,虽不必禁酒,可这么喝……对他的身体不好。

    贺兰玖也是,他先前才受了重伤,还没有好全。

    但想了想,她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千心说道:“去备些醒酒汤备来。”

    这坛酒,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默契,就算是她,也不该去打扰。

    呯呯两声。

    两人几乎是同时把喝干的酒坛摔在地下。

    “萧惊澜,我把她交给你,别再让她伤心。”

    贺兰玖眼睛泛红,死死盯着萧惊澜。

    “她本就是我的。”

    护好她,是他的责任,所以,不必向其他的承诺。

    贺兰玖笑了一声:“那你可要看好,若是你对他不好,本太子发誓,绝对会把她抢回来。”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

    萧惊澜分毫不让。

    朗朗月光,花月飘香。

    优美的音乐在空气中缠绵婉转,纤细的舞伶们折转着柔软的腰肢。

    觥筹交错,笑闹交织。

    喧杂的背景下,凤无忧转头细细吩咐着千心和红袖要在醒酒汤里加些什么药材,专注的神情和温柔的眉眼,美好的宛如一幅画。

    “燕皇今日大喜,你们不要来多敬敬燕皇吗?”

    贺兰玖忽然大声嚷嚷。

    闻言,萧惊澜神色立时一僵。

    贺兰玖也未免太狡猾,口头上占不到便宜,竟发动了所有人来灌他。

    百官闻言,一个个端着酒往萧惊澜迎过来。

    方才他们还没敬几杯就被贺兰玖接过去了,现在当然要继续敬下去。

    人生四大喜事,尤以洞房花烛最为欢喜,他们当然要好好地闹一闹才行。

    萧惊澜这样的人物,除了今天之外,他们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萧惊澜很快被人群围了起来,而今天这样的日子,他是绝对不会冷脸的。

    贺兰玖得意地退到一边。

    “把这个喝了。”

    忽然一道声音,贺兰玖一回头,才发现是凤无忧。

    凤无忧把一碗东西递给贺兰玖。

    “还是小无忧好,不愧和本太子是一家的!”

    贺兰玖一闻就闻出来是醒酒汤,得意地说道。

    凤无忧没说话,等他喝完才说道:“阿玖,你不必这样。”

    不必为她办这样的大婚,不必为她和萧惊澜解开心结,不必……勉强自己。

    她的心先给了萧惊澜,没有办法再分给贺兰玖,可……贺兰玖明明可以离得远远的。

    哪怕和她老死不相往来,至少,不会受伤。

    可他偏不,不仅没有远离她,反而要认她做妹妹,要为她做这么多事情。

    他哪里是真的想要认她做妹妹?

    不过是要一个名头,好能让他做的事情都理所当然。

    “我愿意如此。”

    贺兰玖想也不想。

    他看着凤无忧,俊美的脸上是肆意张扬的笑容:“无忧,就算我娶不到你,也要站在离你的幸福最近的地方。”

    现在,他不是做到了吗?

    凤无忧的婚礼,是他办的。

    凤无忧的幸福,有他在其中操持。

    他要把所有萧惊澜想做的都提前做一遍,让那个有幸得到凤无忧的混蛋怄死!“无忧,你说这婚礼,会不会让萧惊澜记一辈子?”

    萧惊澜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恐怕就是给凤无忧一个盛大的婚礼,可是这事让他先做了,只要想到萧惊澜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贺兰玖心头就爽快不已。

    凤无忧抿了抿唇,贺兰玖这样,她真的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好久之后,她才再次开口:“阿玖,你要善待你自己。”

    他从头到尾,只犯了一个错误。

    甚至,是一个不能选择的错误。

    那个错误,已经过去了。

    随着芳洲的回归,随着原主灵魂的融入消散,彻底过去。

    她是凤无忧,是一个全新的人。

    所以,贺兰玖不必再惩罚自己。

    贺兰玖正幸灾乐祸地看手下人给萧惊澜灌酒,闻言转过头。

    “本太子可是天底下最懂得享受的人,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他用最好的物件,穿最好的衣服,吃最精的食物,天底下,还有谁比他贺兰玖更懂得享受?

    “那就多给自己些机会。”

    凤无忧知道贺兰玖故意岔开话题,也就没有逼他,而是话风一转说道:“说不定,你的缘分已经到了。”

    她的余光看到人群中的映蝶。

    映蝶实在很好找,所有的女子都在看着萧惊澜,只有她,目光不曾从贺兰玖身上离开须臾。

    凤无忧并不是一定要撮合贺兰玖和映蝶,这两人无论在身份见识还是其他的方面,都有太大的差别。

    她只是觉得,映蝶这样的全心全意,也许是贺兰玖的良药。

    但,不管怎么样,都要贺兰玖自己愿意。

    贺兰玖眉梢一挑说道:“本太子怎么没发现?

    既然没发现,那就不是本太子的缘分。”

    凤无忧还想说什么,礼官却跑了过来:“太子殿下,要放河灯了!”

    贺兰玖立刻神情一振,拉着凤无忧往宫外走:“来来来,我们南越的习俗,新婚之夜要放荷灯祈福。”

    今夜无宵禁,整个临潢城灯火通明。

    城外的百姓见宫里出来了人,也知时辰到了,都一同往河边簇拥过去。

    乌伦古河,沧浪江,流入南越境内,便叫作月亮河。

    月亮河有一条分支直入临潢,穿城而过,是临潢城中最美丽的风景。

    萧惊澜也终于从敬酒的人群中解脱出来。

    “你怎么样?”

    凤无忧有些担心,萧惊澜今天真的喝了不少。

    “无妨。”

    萧惊澜握住凤无忧的手。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从心底里透着喜悦。

    这么重要的日子,他绝对不会醉的。

    很快到了河边。

    本就繁华的月亮河两岸已经聚集了无数人流。

    “放河灯!”

    见到贺兰玖到来,礼官大声呼喝。

    河边一处码头处,精心挑选的多子多福的妇人笑吟吟拿起一盏河灯,一边放入水中一边大声地念诵歌谣:“一盏河灯随水流,富贵安康不用愁……”“两盏河灯随水流,无病无灾又无忧……”“三盏河灯随水流,多福多子添多寿……”“四盏河灯随水流,幸福恩爱到白头……”“五盏河灯随水流……”河灯送嫁共是九盏,一盏比一盏含着着更深重的祝福。

    凤无忧和萧惊澜并肩而立,看着河灯一盏一盏从码头流入水中,心头竟仿佛也信了,似乎这所有的祝愿,都能成真。

    九盏河灯祝完,凤无忧忽然听到有人大声叫她的名字。

    抬头才看到贺兰玖不知何时到了码头,他一袭红衣在漫天的灯火中分外耀眼,眉目生动宛如神仙。

    “凤无忧,我用一天星河送嫁,愿你永世无忧!”

    他的手一扬,也不知抽掉了什么东西,忽然之间,无数盏河灯从码头倾泄而下,像是流火一般,倾刻间将河面铺满。

    “天……”“好美!”

    一整条月亮河上,全部都是河灯,河两边的人都看得呆住了。

    他们终于再一次认识到这位新封的护国公主在太子殿下心中的位置。

    他竟许给她,一天星河。

    凤无忧也没想到贺兰玖会做出这样令人吃惊的事情。

    她嗓子忽然哽住,竟说不出话。

    若是,原主的爹娘还活着。

    就算他们,在她的婚礼上,能做的事情,怕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