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起风云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我,有错吗?
    以我前世身,镇尔手中剑。

    忽然,一抹黑影从墨依白的身体中冲出,冲向了被幽幽黄泉水淹没了的北宫昕。

    这一抹黑影,有无上之威,乃是墨依白的前世之身,蕴含了她的红尘大道。

    “滚!”

    北宫昕抬剑便斩,欲要将墨依白的前世身拦腰斩断。

    只是,墨依白祭炼出了自身道法的三分之一,岂是北宫昕一剑便可斩灭的?

    除非北宫昕也甘愿葬送掉自己的道法神通,不然绝无可能斩灭墨依白的前世身。

    但是,北宫昕为了这一天,沉寂了百万年的岁月,可能会埋葬自己的剑道神通吗?

    如果他当真为了胜而祭出自身道果,那么他将再也无法触摸仙道大门了。

    即便是胜了,也没有办法成仙。

    “镇!”

    墨依白口吐鲜血,将自己的前世道果镇压在了北宫昕的头顶,让北宫昕的青虹剑有了黯淡之色,剑威逐渐消失。

    “斩不了你的道果,我还破不开这阵法吗?”

    只要北宫昕破开了八墓封天阵,他就有办法挣脱出这幽幽黄泉海,完全不惧墨依白以道果拼命的杀招。

    北宫昕凝聚了最强的一剑,朝着大师兄等人的古棺挥落。

    师尊墨依白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不能有所动作。

    因为她要全心全力的祭炼出自身道果,若是有一丝分心,将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

    大师兄等人葬了今生,只留有一抹灵魂于棺中,他们无法再战,只能够凭借封天阵法支撑着。

    如今,这一剑落斩而来,一口口古棺都出现了裂痕,怎么挡得住?

    难道我们终究要输吗?

    大师兄东方陌的灵魂感知到了这一剑的到来,心生悲意。

    若是八墓封天阵被破开,那么师尊还能否以道果镇压北宫昕?

    一切,都是未知的。

    不,还有一丝生机!三师兄诸葛昊空于古棺中推算,内心惊动。

    “二师姐,北方极地的黑曜古棺!”

    三师兄的灵魂猛然一颤,他猜到了,也算到了。

    三师兄以阵法为契机,朝着二师姐梦潇潇大喊一声。

    三师兄诸葛昊空来不急和二师姐解释了,直接点明了关键所在。

    二师姐灵魂一震,她没有任何迟疑,凝聚出了大神通术法。

    中州,北方极地,惊出一阵轰动声:“嘭!”

    一口巨大的古棺破开无数层的冰地,以一种无法得见的速度冲向了星空之巅。

    这口黑曜古棺,是浮生墓的第九口棺材!百余年前,顾恒生曾经在二师姐的召唤下,前往了北方极地。

    当初,二师姐曾让顾恒生躺在一口棺材中。

    而那一口古棺,便是如今破冰而至星空天巅的这口黑曜古棺。

    星空之巅,宇宙深处。

    北宫昕斩出了那一剑,刹那芳华,眼看着便要落在承载浮生墓诸人的八口古棺上。

    “红尘九极,一剑轮回。”

    忽然,有一身影不知从何处而来,速度之快,根本无法捕捉其影子。

    顾恒生一路以流云天虚步赶路,将自身全部的玄气掏空,挥出了他目前最强的一剑。

    或者说,是恨天剑仙最强的一剑。

    轰隆!北宫昕的这一道剑芒,没有任何的留手,剑意已至极致永恒。

    “噗……”双剑相撞,顾恒生口吐鲜血,直接往后倒飞,血染了星空。

    “小师弟!”

    大师兄东方陌、二师姐梦潇潇等人,皆大惊一呼。

    三师兄诸葛昊空虽然刚刚已经算到了一丝可能,但是亲眼得见,依旧难以置信,灵魂颤动:“小师弟!”

    “那是,九先生吗?”

    这一战,唯有仙台修为的强者可以看到一些画面。

    北宫昕的剑意之威,只是消减了一小半而已,依旧在朝着八墓封天阵吞噬而来。

    “啊……”顾恒生仰头嘶吼,双手紧握着长恨帝剑,再一次冲向了这一道剑芒。

    咔——突然,出现了一声清脆的声音,长恨帝剑——断了。

    北宫昕的剑芒将长恨帝剑断成了两截,然后斩在了顾恒生的身上。

    “咳……啊……”霎时,顾恒生的胸口处便有了一抹血淋淋的剑痕。

    他体内玄气尽失,力竭声嘶,最后双眸一黑的往后倒飞。

    就在此时,一口全新的古棺飞掠而至,将顾恒生的身体给包裹住了,挡住了无边的杀伐剑意。

    “小师弟……”大师兄等人一怔,悲意浓浓,忧色遍布灵魂各处。

    黑曜古棺也承受不住北宫昕的这一剑,开始裂开,有了崩碎的迹象。

    陡然间,师尊墨依白全身心的以自己前世道果镇压而下,彻底封印住了北宫昕手中的青虹剑。

    那汹涌滔天的极致永恒的剑意,瞬间化为云雾而散。

    黑曜古棺合上了棺盖,将顾恒生护在棺中,慢慢的坠落向了远方,越来越远,不见棺影。

    八墓封天阵,因顾恒生的拼命相护,并没有被破,依旧镇守在天际的八方,让北宫昕无法破碎虚空而逃。

    “镇!”

    大师兄的声音如同野兽一般在低沉嘶吼,他以古棺为媒介,镇于星空一侧。

    “镇!”

    二师姐变得格外冰冷,万年寒冰亦不能与她此时的心绪相提并论。

    “杀,杀,杀……”浮生墓诸人,如疯魔一般,不顾一切的燃烧着灵魂,将八墓封天阵的神威运转到了一个极致。

    “以我未来身,镇尔体中魂。”

    师尊墨依白看到了顾恒生喋血星空的画面,她紧咬着朱唇,结出道道法印。

    她的未来道果,从身体中分隔出来,直接让墨依白的经脉断裂了一大半,脸上的神色惨白至极,显得狰狞。

    “你疯了吗?

    只是为了镇压我,便祭炼出你苦修无数年的道果,值得吗?”

    北宫昕咬牙切齿的低沉一问。

    祭炼三生道果,便意味此前的一切修行都将付诸东流,无缘仙路,甚至……身死道消。

    “值得。”

    墨依白的娇躯在颤抖,不过她凝炼道法的双手稳如泰山,没有丝毫动摇。

    “我只是想要再见她一眼,有错吗?”

    北宫昕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承受着无尽巨力的轰压,他长啸一声:“我,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