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唐仙医 > 第四十二章曌儿遇险
    张小霖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终日修炼青囊练气诀,白天给银叶迦楠除草,日子倒是无比悠闲自在。

    与此同时,在荆州往长安的官道上,一辆高档马车在十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护卫保护下,不紧不慢的向长安城进发。

    马车里坐着一位少女,豆蔻年华,黛眉轻锁,一丝淡淡的忧伤写在脸上,正是刚刚遭受丧父之痛的武曌儿。

    武曌儿当日在长安街头,听张小霖说父亲病重,不管真假,立即告别姑母,坐马车迅速往荆州赶,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刚到南阳,便听到了父亲病逝的消息。

    武都督死后,荆州乱态渐萌,各方势力均往荆州挤,看能否捞到一些好处。

    荆州下辖七郡,南阳、南郡、长沙、零陵、桂阳、武陵、江夏,七郡太守本来便是貌合神离,互相勾心斗角,武士彟死后,更是乱成一团。

    武曌儿看到几个哥哥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便对整个荆州失去了信心,没有了一点留恋之情。

    武曌儿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知道呆在荆州不会有任何出息,便提出北上长安,两个哥哥一听,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因为此时长安城里,还有一个伯伯,一个姑姑,伯伯为司农少卿,姑姑几个儿子,没有女儿,尤为疼爱曌儿,视为己出。

    武曌儿去长安,两个哥哥比较放心。

    一行人晓行夜宿,不几日便到了南阳.

    南阳是古城,夏朝大禹曾经定都南阳,春秋时期也多次为帝都,甚为繁华。

    南阳最大的酒店属问天楼,问天楼是魏人叶问天所创,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属于正宗百年老店。

    马车刚驶入问天楼院子,便有几名伙计迎了上来,一边搬来木梯,一人则卸下马车,牵马去喂食水草豆料,十分热情。

    武曌儿在两名佣娘搀扶下,要了一间雅座,十名护卫则在大厅唤了一些酒菜,不一会便推杯换盏起来。

    曌儿心情不舒畅,只是随意尝了几样菜式,便放下了筷子,看着两名女佣道:“你们也吃点吧,我已经吃过了。”

    “小姐多吃点吧,等下还要赶路。”两人见武曌不吃饭,有点担心。

    “没什么胃口,你们吃吧。”说完正准备起身,忽然觉得眼前一暗,身前竟然多了一个人。

    两名女佣惊叫了一声,武曌却摆了摆手,两人才住口,惊魂未定的站在一旁,抬头一看,却见是一个老道人。

    “怎么又是你呀?”武曌懒洋洋的道。

    “武小姐,你这次去长安,路途凶险,这里有一块平安玉佩,你一定要戴在身上,千万不可离身呀!”老道说着,手里出现了一个翠绿色的小玉坠,青翠欲滴,甚是可爱。

    武曌接过玉坠,高兴的道:“这个东西不错,我要了。”说完直接戴在脖子上,脖子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光晕,武曌顿时觉得心中宁静了不少,武曌立即感觉到这个玉佩的不凡,戴上之后,似乎和自己有了一丝联系。

    老道见武曌喜欢玉佩,便放下心来,道:“千万不要取下来,任何时候都要贴身带着。”

    “嗯,这是什么玉呀?怎么是绿色的?”

    “这个玉就是本地方产的,这里过去不远,有座小山,叫独山,独山之上,灵气充沛,山上的石头也颇具灵性,这就是独山上面产的石头所雕刻的。”

    “老道,你见过我几次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老道袁天罡。”

    武曌只觉得眼前一花,老道早已不见了踪影。

    “袁天罡?怎么有点耳熟呀?唉,真是个怪人。”

    看着两名女佣吃着饭菜津津有味,武曌忽然觉得有了一点食欲,便吩咐做点点心带在车上吃。

    吃完饭稍事休息,一行人继续赶路。

    出了南阳城,便属伏牛山脉,一路林深路险,人迹罕至,甚为不太平。

    十几个护卫都是小心翼翼,一边赶着马车快速往前走,希望尽快通过这段山路。

    忽然,一支响箭冲天而起,前面的马吃惊,人立而起,几名护卫急忙赶到马车前面,拔出刀剑,如临大敌。

    树林中人影晃动,看来人还不在少数。

    护卫队长葛海大声喊道:“前面的朋友听好了,我们是荆州兵马大都督府上的人,去长安城办事,休要阻难。”

    “你们把马和身上的财务留下,我们不伤尔等性命,如有反抗,定杀不饶。”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武都督的怒火吗?”

    “废话少说,要钱财还是要命,自己选吧。”

    葛海对马车喊了一声:“坐好了,冲过去。”

    葛海一马当先,向着树林冲了过去,赶车的护卫一甩马鞭,马车向前面猛冲而出,十名护卫骑马挡在树林一侧,也打马急奔。

    眼看着葛海已经冲到了林子边缘,忽然,林子里一阵嗖嗖之声传来,葛海一惊,立即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几支长箭被打落在地。

    “站住,再往前走,就不客气了。”

    葛海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了,知道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不但不停下来,反而用力甩了一鞭,坐下的马竟然腾空而起,跃了过去。

    长刀挥舞,前面几名蟊贼竟被葛海长刀斩成两段。

    “放箭!”

    林子里埋伏的人不少,霎时,箭如雨下,葛海的马在树林中转动不变,只能靠长刀拨打利箭,知道大事不妙,便调转马头,准备退出树林。只听得马一身尖叫,向前一窜,葛海一看,马屁股上竟然中了一箭。

    来不及多想,葛海拍马跑出林子,见众人押着马车已经走远,这才松了口气,拍马追了上去。

    林子里出来百十余人,也并不急追,只是远远的缀着,葛海心知不妙,前方必定还有埋伏!这些人只是断了后路而已。

    果然,马车走了不到两里地,前面又是一声响箭传来,转出一队人马,大约百来人,个个全副武装,腰悬弓箭,手中刀剑发出闪闪寒光。

    为首的满脸络腮胡子,正是当日被张小霖吓退的那伙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