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重生千金:老公饶了我 > 第155章 这是你的报应
    不然,以她对他的爱和迷恋,就算只剩下了一丁点,她也一定会出来见他一面的。</P>

    </P>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一定要见到陆亦双!</P>

    </P>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陆亦双的号码,却仍然被很快拒接了。事实上,从昨天她接了他那一通电话,对他抛下那些绝情的话语后,他就再也打不通她的电话,估计她已经把他拉黑。</P>

    </P>

    他正冥思苦想着,该怎样让陆亦双知道他已经来上海,出来见他,可杨秀琴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蓦地冲到别墅门口,就打算硬闯进去。</P>

    </P>

    别墅门口的安保当然不会让她得逞,他们甚至都不顾及她刚动过冠心病手术,一把就将她推倒在地,颇具震慑性地吼道:“离远点,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P>

    </P>

    杨秀琴一屁股摔倒在地,心脏蓦地一疼,赶紧用手捂住,露出分外痛苦的表情。何伟祺随即上前将她扶起来,劝道:“妈,你小心点,注意身体!跟这些人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P>

    </P>

    “是吗?”杨秀琴仍然很火大,蓦地推开了他,站在别墅下,仰着头就冲别墅里叫道:“陆亦双,你给我出来,听到了没有!”</P>

    </P>

    “作为我们何家的儿媳妇,你跟别的男人混在一起,还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你水性杨花到了极点!苍天有眼,让你的孩子没了,这是你的报应!”</P>

    </P>

    “我们何家还没怪你不守妇道,伟祺还没嫌你是破鞋,你有什么资格主动跟他离婚?又有什么资格把屎盆子往他身上扣?就算你是千金小姐,也不能这么嚣张!”</P>

    </P>

    “你知不知道,在以前,水性杨花的女人是要被浸猪笼的!别给脸不要脸!现在就出来,跟我们回去!”</P>

    </P>

    ……</P>

    </P>

    杨秀琴的骂声,一声比一声粗鄙,到最后简直不堪入耳。</P>

    </P>

    何伟祺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刚想过去拦住杨秀琴,但才走了几步,却生生停下了脚步。</P>

    </P>

    虽然,杨秀琴这样骂,会引人反感,甚至愤怒;但她的声音这么大,语气这么烈,只要陆亦双在里面,就一定会听到。</P>

    </P>

    只要她听到,不论是出于想要见他一面,还是出于愤怒,只要她能出来见他,他们就能有一线生机。大不了到时候,他再在她面前演一场苦情戏好了。</P>

    </P>

    杨秀琴骂了五分钟后,别墅大门果然被缓缓打开。</P>

    </P>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却并不是陆亦双,而是厉擎苍。</P>

    </P>

    他迈着长腿,浑身裹挟着强大的男性气场,和久居上位者的淡定从容,一步步走到大门口来。</P>

    </P>

    他那张英俊立体的脸上,此刻却遍布怒火——他真没想到,何家人竟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P>

    </P>

    早上,得知何伟祺和杨秀琴要来,他故意把陆亦双支出去,就是不想让她面对他们。</P>

    </P>

    他以为,他派几个安保在门口守着,就可以万无一失,却没想到,杨秀琴竟然能不顾形象地就叫骂起来,还全是污言秽语。</P>

    </P>

    到这里,他很庆幸他一早就把陆亦双给支走了——这些天,陆亦双好不容易才从流产之痛中恢复过来,要是听到刚刚杨秀琴说的话,那还得了?</P>

    </P>

    那现在,就让他来收拾残局吧。</P>

    </P>

    许是他的气场太过强大,他一走到杨秀琴面前站定,斜睨了她一眼,一直在叫骂的杨秀琴就顿时止住了嘴,后退几步,戒备地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P>

    </P>

    厉擎苍却嗤笑一声:“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P>

    </P>

    “亦双在里面,是不是?你快把她交出来,我有话要跟她说!”后面,何伟祺很快反应过来,冲了上来,质问道。</P>

    </P>

    刚刚杨秀琴那么大分贝地喊着那些惹人发火的话,只要陆亦双在里面,她肯定听到了。他相信,一旦她听到,就肯定会出来见他的。可她到现在还没出来,那只能证明,是厉擎苍不让她出来的。</P>

    </P>

    可厉擎苍听到何伟祺的话后,反而笑得更为肆意:“你凭什么让我把她交出来?”</P>

    </P>

    “凭我现在还是她老公!”何伟祺大声叫道。</P>

    </P>

    “可是,我国的法律没有规定,老公有限制老婆自由的权利。”厉擎苍见招拆招,“亦双的确在里面,但她不想见你,才让我下来打发你们。”</P>

    </P>

    “不可能的,你骗我们!”杨秀琴被厉擎苍这分外淡定的模样给刺激了,“她怎么可能不想见我儿子,她肯定是被你给拦住了!你让她下来,我们当面对质!”</P>

    </P>

    “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虽然厉擎苍平时温文尔雅的,但这并不代表,他的话不具备杀伤性。此刻,他的语气分外轻蔑而不屑,“你的儿子,有什么地方值得她非见不可?他只会用花言巧语把亦双骗得团团转;他只是想要得到陆氏医疗;他还亲手杀死了她的孩子……再加上你这个,随时随地都可以骂街的婆婆,你们的自信都是哪里来的?”</P>

    </P>

    “你……你别血口喷人!”杨秀琴被说得越来越没有底气,但还是朝他叫道,“这些是陆亦双告诉你的吗?让她出来见我们!”</P>

    </P>

    “以你这样的语速和分贝,会引起心脏跳动过速。”厉擎苍不屑地上下扫了她一眼,“你才做过冠心病手术,心脏跳动速度达到一定频率,极易猝死。”</P>

    </P>

    厉擎苍是医生,他的话多少有点震慑力,让杨秀琴有些害怕,乖乖闭了嘴。</P>

    </P>

    厉擎苍看了看腕表,约摸着陆亦双也快回来了。他黑眸里顿时迸射出危险的暗芒,扫了他们两眼:“你们最好在三分钟之内消失,不然,我就让安保送你们一趟。”</P>

    </P>

    说完,他不再与他们纠缠,直接转身,朝别墅里走去。那两个安保随即上前,对何伟祺和杨秀琴进行驱赶。</P>

    </P>

    见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别墅,何伟祺和杨秀琴心灰意冷,只得作罢,垂头丧气地离开紫园。</P>

    </P>

    但他们刚走出紫园大门,何伟祺无意间一扭头,看到一辆黑色豪车缓缓驶进紫园。透过豪车后座的茶色车窗,他看到坐在后座里的那个身影,似乎就是陆亦双。</P>

    </P>

    他看得并不真切,正想要追上去看个清楚时,杨秀琴却一把抓住了他,语气里充满失望:“你还回去自取其辱干什么,还嫌刚刚被人奚落得不够吗?我们走吧。”</P>

    </P>

    何伟祺听了,只能先带杨秀琴离开。</P>

    </P>

    *</P>

    </P>

    陆亦双是回来了。</P>

    </P>

    车刚驶进别墅,她就看到了别墅门口的那几个安保,这让她心里突然升腾上来一种不祥的预感。</P>

    </P>

    因此,一走进别墅,她就连忙追问刚准备上楼的厉擎苍:“擎苍,刚刚是不是有人来过?”</P>

    </P>

    厉擎苍不想让她的心里添堵,就否认道:“没有。”</P>

    </P>

    “没有?”陆亦双疑惑了,“那门口的那些安保是怎么回事?”</P>

    </P>

    “他们是医院里的安保,只是过来跟我汇报工作的。”厉擎苍轻描淡写地说着,随即转移了话题,“你去理疗科检查了吗?身体恢复得怎么样?”</P>

    </P>

    “挺好的。”陆亦双回答他,但她心里的疑云却仍然没有消散。</P>

    </P>

    *</P>

    </P>

    何伟祺和杨秀琴本打算直接乘火车回A市,但都快到火车站了,何伟祺却突然改变了主意。</P>

    </P>

    刚刚在紫园门口,他没有多在意;可现在他越想,越觉得那豪车后座的人影,就是陆亦双。</P>

    </P>

    也就是说,白天他和杨秀琴到紫园别墅的时候,陆亦双其实根本不在里面,所以她才没有出来?</P>

    </P>

    也就是说,陆亦双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上海找她?</P>

    </P>

    只要一想到这里,他就不甘心,就觉得他们肯定还会有机会。</P>

    </P>

    因此,他最终还是没有贸然离开上海,而是跟杨秀琴住进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P>

    </P>

    深夜十一点多钟,何伟祺趁杨秀琴熟睡之际,偷偷离开了小旅馆,打车往紫园别墅而去。</P>

    </P>

    他之所以没有惊动杨秀琴,是因为忌惮着白天厉擎苍说过的话,怕杨秀琴的身体会出什么意外。</P>

    </P>

    吸取白天的教训,这次他混进紫园别墅群后,并没有再走到厉擎苍别墅的正门口,而是绕到后面,准备爬墙而入。</P>

    </P>

    他也不知道厉擎苍是什么审美品位,竟然会在别墅后面种满了仙人掌。而那些仙人掌个个长得又粗又壮,绿油油的,上面的尖刺还又密又硬。他的手不小心被扎了一下,就立刻鲜血直流。</P>

    </P>

    他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勉强找到一个下脚的地方,就准备翻墙。</P>

    </P>

    不同于陆家的围墙,厉家的围墙就是一堵实实的墙。为了营造地中海风格,墙面还用了凹凸不平的涂料。现在,那些涂料刮擦着何伟祺的掌心,疼痛钻心,差点没把他的手心给擦破了。</P>

    </P>

    可厉家的安保系统,自然是非常严谨的。当何伟祺忍着掌心的疼痛,好不容易才爬到围墙上面时,却不小心触动了上面的报警器。</P>

    </P>

    一时间警铃大作,响彻了整栋别墅,也把何伟祺活活吓了一跳,手一松,竟直接从围墙上掉了下去,自然是掉进了仙人掌堆里!</P>

    </P>

    那些细细密密的仙人掌刺,就像一根根钢针般,瞬间就将他的衣服划破,也把他身上多处地方都划出了血口子。这钻心的疼痛,让他不顾一切地惨叫起来:“啊……”</P>

    </P>

    *</P>

    </P>

    紫园别墅里灯火通明,厉擎苍和陆亦双坐在客厅里,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浑身是伤,一脸惊恐的何伟祺。</P>

    </P>

    厉擎苍先看了看陆亦双,一脸歉意:“对不起,警铃声音太响,把你吵醒了。”</P>

    </P>

    “不,反正我也没睡着。”陆亦双无奈地朝他摇摇头,然后扭过头来,目光直接落在何伟祺身上,质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P>

    </P>

    虽然何伟祺现在浑身都疼,也分外狼狈,但他心里并不后悔。毕竟他还是见到了陆亦双,那他做的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P>

    </P>

    那现在,就是展现他表演魅力的时候了。想到这里,他立刻深情地看了陆亦双一眼:“亦双,我当然是来找你的。白天你不在,我和妈也来过,却非但没看到你,还被人赶了出去。但没见到你,我还是不想就这样回去,就过来翻墙了。虽然我浑身都受伤了,但我并不后悔。只要看到你安然无事,我比什么都高兴……”</P>

    </P>

    说完,他扭了扭身体,脸上还故意露出痛苦到极点的表情,就是想要博取她的同情。</P>

    </P>

    陆亦双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白天来过的人是他们。那白天她见到的,门口的那些安保,也是过来驱赶他们的。</P>

    </P>

    但为什么,厉擎苍要一大早就支开她,还要瞒着她?</P>

    </P>

    显然,何伟祺的这番苦肉计并没有起什么作用,陆亦双还是一脸冷漠:“那你来找我干什么?”</P>

    </P>

    “我……”何伟祺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极其悲伤,极其惋惜,“我只是想来求你,不要跟我离婚。亦双,我们三年前就在一起了,我们的婚姻也有整整一年了。当初,我们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才可以走到一起的。我爱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现在你要跟我离婚,就等于要把我的全世界都给掏空,你怎么这么狠心?”</P>

    </P>

    这番情话,他说得极其幽怨,字里行间却又都充斥着浓浓的爱意,显然是用了十成功力。在这时,厉擎苍也无意识地看向陆亦双,观察着她的反应。</P>

    </P>

    可陆亦双非但不为所动,还直接嗤笑了起来:“何伟祺,你是不是记性不好啊?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婚我离定了,你的责任我也一定会追究。所以,你还是省省力气,不要再上演这种闹剧了。”</P>

    </P>

    她这样的话,让何伟祺心里的危机感陡然升腾了上来,连忙继续说道:“亦双,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绝情的,对不对?难道你忘了,大学期间,我们是怎样携手并进,逃出厉擎苍的掌控?难道你忘了,当时你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反抗了厉家,跟厉擎苍离婚?难道你忘了,我们是怎样排除万难结婚的?当初,你可以不理世俗的眼光,不理所有人的劝解,也要坚决扞卫我们的爱情,为什么现在,你却鼓不起勇气,把我们的爱情继续下去呢?”</P>

    </P>

    何伟祺的话,让陆亦双的眼眶瞬间酸涩起来,眼前一片模糊。但这些却不是感动的眼泪,而是悔恨——现在,何伟祺说的每一个字,在她听来,都在把她的记忆,瞬间拉回到青涩的大学时代,都在嘲笑着,那时的她是有多愚蠢,多可笑……</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