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 第760章 现在来临危补救
    完成的差不多之后,苏牧拿起手边的咖啡。忽然发现早就已经被喝光了,她这个时候,才得以抬起头看看时间。</P>

    </P>

    就算她还想继续,她的肚子却比她诚实。苏牧收拾了一下桌面,然后将设计稿放进了袋子里。</P>

    </P>

    早就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公司也变的安静起来。苏牧发现远处还有几盏灯,她便过去和他们打了声招呼。</P>

    </P>

    苏牧站在走廊里等电梯,却不料撞见了欧青。她觉得很奇怪,因为很少发现她竟然也会加班。</P>

    </P>

    欧青站在苏牧的身旁,与平时不同的是,她没有对苏牧说任何话,只是沉默着。</P>

    </P>

    但苏牧怎样也不会主动去找话题,这样一来,反而能让自己有喘息的时间。</P>

    </P>

    不知道为何,很有默契的。一直等到电梯来,都只有她们两个人。</P>

    </P>

    进了电梯之后,苏牧很自然就站在了和欧青相对的角落里。明显就是不想要有更多的交集,可是熟悉的声音还是响起了。</P>

    </P>

    “是不是因为设计烂成那个样子,现在来临危补救?”欧青没有面向着苏牧说话,但是电梯里除了她再无他人。</P>

    </P>

    苏牧悄悄的捏紧了自己袋子的绳子,她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P>

    </P>

    “我早就告诉过秦少凌,你根本就是没实力。现在也不用我再多言,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她发现苏牧没有反应之后,反而更加来劲。</P>

    </P>

    苏牧听到秦少凌的名字,她的心微微一颤。能够让欧青无法释怀的,一直都是他。</P>

    </P>

    她看着不断减少的层数,默默的让自己不要去计较。苏牧想,如果自己和秦少凌什么关系都没有,欧青也许就不会认识她。</P>

    </P>

    欧青向来是不容易罢休的人,“为了不让下场太难堪,我劝你还是辞职吧。那还算你对秦少凌还存在点恩情。”</P>

    </P>

    苏牧本来就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她更加是听不得那些从欧青口中说出来的话。苏牧转过身去,“我和秦少凌已经无关了,请你不要再说那些话。”</P>

    </P>

    欧青本来还想反驳,但是电梯门却在下一秒就打开了。苏牧想也不想,就走出去了。</P>

    </P>

    欧青看着苏牧的背影,心里还有鼓气没有消下去。她愤怒的按了关门键,直接通往了负一楼。</P>

    </P>

    迟早会有办法让苏牧在自己眼前离开的,欧青扬起了一抹微笑。</P>

    </P>

    苏牧走出去好远的距离,才将自己的脚放慢。可能是刚才和欧青对话的时候太激动了,所以她现在的心跳还是很快。</P>

    </P>

    她走向地铁站,身边的人来来往往,让她多少有些走神。苏牧站在等车的站台,她这才有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P>

    </P>

    苏牧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涩涩的,一股暖流涌上来。这让她自己也很不知所措,她安慰自己说是风太大吹干的。</P>

    </P>

    她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然后擦掉了自己的眼泪。苏牧想起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秦少凌在场的话,会是什么感受。</P>

    </P>

    应该也是满不在乎的吧,反正他都坦白想和自己变成陌生人。也许他们之间,也就剩下这种可能了。</P>

    </P>

    其实苏牧还是很在乎秦少凌的,但是她缺少了勇气。可能是上一段感情,给了自己太大的伤害。</P>

    </P>

    才让苏牧变的如此胆怯,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秦少凌。苏牧摇了摇自己的头,不想再去想那些事情。</P>

    </P>

    今天是错过了下班高峰期,所以苏牧难得在地铁上面找到座位。苏牧坐下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P>

    </P>

    回到家还有好几个站,苏牧看着窗外匆匆掠过的隧道。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沉很沉。</P>

    </P>

    “醒醒,已经到终点站了。”苏牧勉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老奶奶。</P>

    </P>

    她看起来很慈祥,温柔的告诉苏牧该下车了。苏牧赶紧动身,连说了几句谢谢。</P>

    </P>

    她原本是打算马上坐反方向的车回去,可是她却走出了站。哪怕是她已经拖着疲惫的身躯,但是她却下意识的要出站。</P>

    </P>

    苏牧站在十字路口,才恍惚发现,她以前总喜欢和秦少凌来这边吃饭。</P>

    </P>

    果然在哪里都能够找到有关于他的痕迹,可是有什么用,他们已经回不去了。</P>

    </P>

    反正这也算是他们关系的终结点,那么就在最熟悉的地方完成它吧。苏牧收紧了风衣,然后走进了一家咖啡馆。</P>

    </P>

    苏牧点了杯之前秦少凌总爱喝的咖啡,今天就试试他的口味。也许这样才能更清楚,他想要的结果是什么。</P>

    </P>

    她想起之前每次一起来咖啡馆的时候,秦少凌坐在她的对面,总是不紧不慢的加料。</P>

    </P>

    他好像总是能够拿捏的很准,加多少份量的糖和奶。苏牧想到这里,她无法精确,也就随性的加了。</P>

    </P>

    咖啡进入口中,很快便有种苦味攻击味蕾。果然是冷沫的人,连喝的咖啡都是这般的苦涩。</P>

    </P>

    苏牧喝了几口,然后掏出设计稿。她想要在这间店收尾,因为氛围一切都很好。</P>

    </P>

    不用多久,她便完成了。苏牧满意的离开了,她对自己的作品有了信心。</P>

    </P>

    苏牧再三端详过自己眼前的设计稿之后,她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虽然之前秦少凌来找她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说明什么时候需要再次交稿。</P>

    </P>

    这次的稿子与以往不同,所以苏牧心里的分量也就格外的不同。她想要知道秦少凌看到这份设计稿之后的感觉,但是她又害怕知道。</P>

    </P>

    她站在办公室里面,有些犹豫的走来走去。就是因为现在自己和秦少凌之间,已经多了一些隐形的约束了,苏牧没有勇气再主动去找秦少凌。</P>

    </P>

    苏牧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却也只是一直停留在聊天框的界面。她幻想过无数个场面,但是始终没有迈出那一步。</P>

    </P>

    最后,正当第一千种假设在脑海里面浮现的时候。苏牧悄悄的握紧了双手,她不能再这样下去,她想要向秦少凌证明自己。</P>

    </P>

    助理小于在这个时候敲了敲办公室门,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打扰了苏牧的思绪。她抬起头来,也许是她在期待小于给自己带来什么新消息,有关他。</P>

    </P>

    “郑秘书刚刚打电话来,让你去会议室一趟。”苏牧悬着的心,忽然间就放下来了。她认为和郑秘书有关的一定是秦少凌,她拍了拍自己眼前满意的设计稿。</P>

    </P>

    然后起身,和助理小于一并离开了办公室。苏牧径直的走向了会议室,不过她内心多少还是很忐忑的。</P>

    </P>

    她不知道等下见到秦少凌,自己会不会退缩。苏牧将手放在门柄那里几秒,最后还是选择打开了。</P>

    </P>

    但是让苏牧没有想到的是,会议室里面居然没有任何人。苏牧有些呆愣的站在那里,她抱着设计稿,心里有种滋味不知如何表达。</P>

    </P>

    秦少凌难道是太厌倦她,才和她开这种玩笑吗?苏牧本来就很不安定的心情,现在更加是伤心了。</P>

    </P>

    苏牧坐在会议室里面发呆,等上了一段时间。她总觉得还是有希望的,在此期间,她也有打电话回去确认。</P>

    </P>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是没有人出现。苏牧站起来了,她将会议室的门关好了。然后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办公室,她趴在了桌子上。</P>

    </P>

    可能是自己之前不认真的态度,让秦少凌生气了,所以他才这样对自己。再怎么说,也不应该这样子玩弄人。</P>

    </P>

    苏牧一只手握紧笔,好让自己的气愤赶紧消退。放在手旁的手机忽然间振动了下,她看了眼显示,是秦少凌发来的。</P>

    </P>

    原先赌气的苏牧,是不想点开的。但是随即又振动了一下,秦少凌向来通知她都是一条信息说到底。</P>

    </P>

    难不成是他来给自己道歉了,苏牧怀着这样的心情点开了。但是秦少凌只是通知自己待会给他送去设计稿,后加了一条也只是给他带杯咖啡。</P>

    </P>

    剩余的,再无其他的想法。有这么一两秒,苏牧的心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她在内心嘲笑自己,这么在乎秦少凌真的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P>

    </P>

    苏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又一次将设计稿拿在手中。她在去的路上的心情,却与不久前的那一次有着很大的出入。</P>

    </P>

    她方才也认真考虑过,自己和秦少凌之间的关系了。起初她还是很舍不得秦少凌就这样和自己断了关系,但是这次,她好像下定决心了。</P>

    </P>

    苏牧仔细想来,自己和秦少凌在一起,好似也只会给他带来麻烦。就连之前给自己的一个大案子,她也是没有心思的敷衍。</P>

    </P>

    就算秦少凌有些话从不明说,但是她懂得了。苏牧心里一酸,然后推开了秦少凌办公室的门。</P>

    </P>

    秦少凌并没有因为苏牧的忘记敲门,而被她的出现惊吓到。这一直都是苏牧很难解释清楚的一点,他们之间存在的默契。</P>

    </P>

    苏牧上前将新的设计稿和咖啡一同放在了秦少凌的面前,然后在他对面站的笔直。秦少凌并没有先看苏牧的稿子,他选择喝了几口咖啡。</P>

    </P>

    她仔细的端详着秦少凌,这次也没有退缩了。也许是想好了放弃,又或是自己这次的设计稿真的用过心了,才有这般的底气。</P>

    </P>

    秦少凌看过了设计稿之后,他将它缓缓的放在了桌面上。他这才第一眼正眼看着苏牧,“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水平,你可以先回去了。”</P>

    </P>

    即使只是一句非常简短的话,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又一次将苏牧的心攻陷了。苏牧无数次坚定着自己的内心,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离开了秦少凌的办公室。</P>

    </P>

    将他办公室的门关好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她不想再去为秦少凌的事情烦恼了,期限只是在今天。</P>

    </P>

    苏牧收拾好了东西,跟小于打了声招呼,就提前下班了。也是时候了,给自己喘口气的机会。</P>

    </P>

    而在另外一边的欧青,她的手里拿着一张粗略的设计稿。她一边上扬着诡异的微笑,她原先还以为苏牧会找上门来。</P>

    </P>

    但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她只是让别人暂时伪装了郑秘书的语气。没想到苏牧竟然真的相信了。</P>

    </P>

    她走向了秦少凌的办公室,正当苏牧认为的一切都结束了,却不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P>

    </P>

    苏牧去了她最喜欢去的咖啡,她这次并没有按照秦少凌的口味点咖啡。说来也有多少的原因,是那种苦涩能够在口腔停留很久。</P>

    </P>

    她一边品尝着咖啡,一边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苏牧这才反应过来,方才秦少凌竟然没有对自己有一点歉意。</P>

    </P>

    窗外海鸥成群飞过,这使得苏牧很是惊叹。她刚想用相机将这一刻记录下来,但是却没能抓拍成功。</P>

    </P>

    她有些许气馁,就好像她和秦少凌之间,美好的相处也终究是稍纵即逝。苏母打了个电话让苏牧赶回去吃饭,她只好起身离开。</P>

    </P>

    要是人生中有很多种可能,那便就好了。不再是生活在局限的思维里面,这样想来,是不是和秦少凌的距离就能够减少一点。</P>

    </P>

    当苏牧打开家门,看见苏母围着围裙的样子。桌子上面全都是她爱吃的菜,今天所有的不美好都化为虚有了。</P>

    </P>

    和苏母共进了晚饭之后,苏牧本来坚持要走。因为她觉得回到家,自己处理事情也会比较方便。</P>

    </P>

    苏母当然是不会放过能够将她留下来的机会,毕竟父母总还是期盼孩子可以呆在自己的身边最好。</P>

    </P>

    苏牧因为从咖啡店回到苏母家都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她也觉得有些累了,就只好应下了。</P>

    </P>

    她们坐在沙发上面,聊了很久。直到苏牧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她才缓缓的回到自己的房间。</P>

    </P>

    睡在苏母为她换好的床单上,心里总是多了份踏实。</P>

    </P>

    第二天早上,苏母也早早的就为苏牧准备好了早餐。苏牧整理了一下,就出门上班了。苏母朝着正在门口穿鞋子的苏牧说道:“路上小心。”</P>

    </P>

    苏牧心情愉悦的去搭乘地铁了,家人们果然还是最佳的治愈良药。她到达了办公室之后,助理小于便赶来和她说了下大概的行程。</P>

    </P>

    不知为何,今天的苏牧比以往都要精神。所以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然后开始认真的处理起文件来。</P>

    </P>

    而在另外一边的秦少凌,却有些愤愤不平。他想起昨天欧青说的那番话,就有些坐立不安。</P>

    </P>

    “少凌,桌面上的那份文件是不是苏牧的设计稿?”欧青每次不请自来,都让秦少凌心生厌恶。</P>

    </P>

    要不是因为这次的设计,她也参加了。</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