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大亨 > 第5章 烧录卡带
    “章杨,你来找你爸啊,他去找县领导了,不在厂子。”门卫看到章杨,大声提醒道。

    “秦大爷,我去车间转转,今天开工了吗?”章杨抱着盒子,准备到门卫室签字。

    “开什么工啊,哪儿有活。不用签字了,去吧。小心点,别乱动机器,好多都通电呢,危险。”秦大爷摆摆手。

    要是换做别的领导家的小孩子,他还真要签个字,那帮小子没少从厂子往外划拉东西,可是章总工家的小子就没事儿,从来没拿过厂子哪怕一枚螺丝,更不会乱动什么设备。

    只是今天,他恐怕猜错了。

    章杨进入车间,看着老式的设备,这是五年前的最新款,现在嘛,在一些发达国家可能要淘汰了,但是在华夏还算主流设备。

    将盒子放下,章杨开始在车间翻找。好多设备的型号都比较古老,他也弄不太懂。他开发游戏的时候,条件比这好太多了。

    翻了半天,找到了一个DUMP器,但是接口却不一样。

    “谁?章杨?你翻什么呢?”孙强走过来,好奇的看着章杨。

    “我看看这个DUMP器的接口怎么调整一下,我想复制几盘游戏卡带。”章杨看着眼前的人,眼熟,但叫什么来着?

    “你就算提取了里面的数据,又怎么导出?”孙强看着章杨。

    “烧录到只读半导体存储器上,那边不是有设备吗?”烧录其实就是将程序用对应的编码,写入只读半导体存储器上。

    “可是你这个游戏卡带,本来也是只读半导体存储吧?”孙强又问道。

    “没关系,我能破解里面的技术保护。”这些不过是任天堂十年前的技术,而任天堂现在主攻的是16位游戏机,8位机其实在国外,尤其是美利坚、岛国等地,已经快要停产了。

    “你能破解?那这个接口,我来给你调。我也想看看,你怎么复制一盘卡带出来。”孙强有些不相信。

    章杨才多大啊,这些设备他会用吗?还复制游戏卡带?多半是不知道听谁说过这种理论,就想自己试试。

    反正厂子里剩下的材料有不少,放在那里也是落灰,让总工的儿子玩两个也无所谓,上次厂长的小子不还拿了一把回去拍着玩么。

    两个小时后,章杨看着手里的一块裸卡,脸上挂满了笑容,第一张卡复制成功了。

    接下来的效率就逐渐加快,一张张卡不停的被烧录出来,放在旁边的盒子里。

    “章杨,够了,够了。你都复制多少张卡了,而且复制的还是一个游戏,有一张玩不就行了?”孙强看到章杨还要继续复制,这得用多少材料啊。

    材料报损,也是有损耗率的,这一天没开工,结果损失了这么多材料,可交代不过去。要是把总工的儿子供出来,总工不得给他穿小鞋啊。

    尤其是现在厂长和书纪都找关系调走了,这县电子厂,就是章总工负责,是实际上的一把手。

    “谁说我要自己玩?这个是拿出去卖的。能生产多少,就生产多少。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这个魂斗罗就先不复制了,我再复制一些坦克大战。”

    卖?卖钱?

    这东西,能有人买?

    还没等孙强想明白呢,就看到章杨又在忙活上了。

    章杨继续忙着的时候,忽然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儿,他扭头一看,是刚才那人端着两个饭盒过来。

    他的饭盒上写着章伟光三个字,是老爸的饭盒。对方的饭盒上写着孙强的名字,章杨终于是有点印象了。

    打开饭盒,里面是两个馒头和酸菜炖粉条,没有一点荤腥,但是章杨也唏哩呼噜的吃的干干净净。

    “谢谢啊,孙哥。”

    “这本来是给章总工准备的,看时间他中午肯定又不回来了,你是他儿子,给你吃正好。”

    “这菜好吃,厂里的师傅手艺不错。”章杨擦了擦嘴角。

    “什么厂里师傅啊,这是厂门口那家小店买的,食堂的早就不上班了,人家调去了机械修配厂食堂。”

    “厂子在门口的小店挂账也不少了,年前得给人结了,可厂子别说给外人结钱了,咱们自己人的工资都几个月没发了。也不知道这次总工去县里,到底要到钱没有,否则这年可怎么过啊。”

    “放心,会要到钱的。”章杨并不是安慰,而是他记得前世就要到了一笔钱。在92年之前,到年根儿时,工资总是能补齐,自然是政斧拨款。

    但是92年之后,就不行了,不过那时候老爸已经去干了个体户,章杨了解的也不多。

    “真的?那可太好了。”孙强以为章杨听总工说过,他家里可等钱过年呢。

    “对了,你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帮你,这个我也会。”操控设备,只需要几下就能搞定,并不是多难。

    “那行,你来试试吧。”章杨像是师父指导徒弟一样,盯着孙强复制了一张卡。别说,但就焊接芯片这一块,孙强比章杨强太多了。

    “咱们县有塑料厂吗?”章杨随口问道。

    “这还真没有,市里有,邻县也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儿,就随便问问,联系电话你有吗?”

    “办公室有市里的黄页,一会儿翻翻就知道了。”

    “行,那我去翻翻看,你先弄着,别停啊,消耗的材料钱,回头都会跟厂子结算,我也会跟我爸说,这些都是你做的,保证你能得到一笔奖金。”

    前世章杨见过许多只有一张裸卡,上面贴个贴纸的游戏卡带,那明显就是盗版的,卖不上价。但是加了卡套就不同了,看起来跟正版的一模一样。

    而一个卡套才多少钱,生产起来也比较简单,这样才能保证利益最大化。

    有了章杨的话,孙强做起来更有动力了。

    章杨则去了办公室,翻到一份黄页,仔细的看了一下,找到了邻县塑料厂的电话号码。抓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直接拨过去。

    五分钟后,章杨挂断电话。要付定金两百块,那一个小破塑料套壳,居然要一块五,这时候塑料价格这么贵吗?

    看来今天晚上,要跟老爸好好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