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恶魔囚笼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变!
    在离开了大教堂的范围后,上位邪灵这才真正意义上的松了口气。

    它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嘴角一翘。

    一切比它想象中的还要容易。

    它原本制定了五个备用计划,但一个都没有用上。

    ‘战神殿’的高层比想象中的还要配合,就这么的送到了它眼前。

    没错!

    它的,不,是它那位Boss的目标一直都是‘战神殿’的高层,相较于底层、中低层的信徒,这些高层的信徒要有价值的多。

    虽然他们都是战神的信徒。

    虽然战神殿也曾宣扬人生而平等。

    虽然战神殿始终宣扬他们最终都会死亡,回到战神的怀抱。

    但,

    终究是不同的。

    不论是接受的资源,还是受到的关注。

    尤其是后者,足以让上位邪灵小心翼翼的。

    然后,它发现自己不仅想多了,而且运气不错。

    “那位真正关注的还是‘灾厄’啊!”

    “不过,卡比奥吗?”

    “足够了!”

    上位邪灵感叹着,随后眼中露出了促狭的笑意。

    当你身为旁观者时。

    当你高高在上时。

    你颐指气使。

    你冷酷无情。

    你决定一切人的命运。

    现在……

    换你入场了。

    千万别太难看哟!

    上位邪灵带着自己的恶意,就这么消失不见。

    ……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让卡比奥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他想要保持着自己的威严。

    但是,咳嗽下,弯着腰的他只想一只虾。

    特别是在一旁的火光下。

    这只虾,似乎马上就要被烤熟了。

    卡比奥的目光扫过那几个离得远远的祭司,他总觉得丝丝恶意出现在了这些人的脸上。

    离开!

    必须要离开!

    不能再在这停留了!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了卡比奥的心底,然后,迅速的扩大。

    他不能留下。

    至于见莫托尔?

    没用的!

    他都被感染了。

    莫托尔敢见他吗?

    只剩下冕下了!

    他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向冕下祈祷!

    想到这,卡比奥不再犹豫了。

    他能够感受到身体内的虚弱感,如果再不行动的话,他就不用走了。

    留下的后果?

    那还用想吗?

    卡比奥瞥了一眼还在熊熊燃烧的仓库。

    他可以烧死别人。

    但他可不希望别人烧死他!

    嗖!

    身形快到化作一道残影,卡比奥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而直到卡比奥消失,那些旁观的祭司才回过了神。

    他们看着一个个虚弱倒地的‘圣裁所’成员,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怪异的感觉。

    “命运的制裁吗?”

    那位较为年轻的祭司开口了。

    这样的声音,在一旁烈焰下,显得十分突兀。

    但是,这些祭司面面相觑后,却都沉默了。

    既是思考,也是……

    默认。

    他们还在回想着刚刚的一幕。

    他们没有阻拦那些可怜的家伙。

    卡比奥阻拦了。

    然后,实力比他们强大的卡比奥感染上了瘟疫,他们却是毫发无损。

    这怎么看都带着一丝诡异的感觉。

    但却有那么一丝莫名的共鸣感。

    “也许真的有命运吧?”

    “祂可能看不下去了。”

    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命运之神’。

    但是人群中最年长的祭司却是这样说着,周围的祭司没有一个开口反驳,当这位年长的祭司说完,就抬头看向他们时,这些祭司反而点了点头。

    接着,这位祭司继续说道。

    “我们需要向莫托尔大人汇报了,如实汇报这里的一切。”

    顿时,所有祭司明了的再次点头。

    是啊,如实。

    重要的情况,一丝不苟。

    不重要的,自然是要隐去的。

    例如:他们的怜悯。

    或者说,算不上怜悯吧,仅仅是一丝恻隐之心。

    带来了好运的恻隐之心。

    不能公之于众,自然要被隐去。

    可隐去的终究是存在着的。

    它被默默的埋在了心底。

    然后?

    生根发芽。

    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会生根发芽。

    这一过程也许漫长,但一定会到来。

    如果有人推波助澜呢?

    自然是会加快这一进度。

    ……

    几分钟后,莫托尔就得到了消息。

    呆愣了大约几秒钟后,他重重一拳砸在了桌面上。

    砰!

    “该死!”

    沉闷的敲击声中,这位枢密主教咒骂着。

    并不是口语上的发泄。

    这位枢密主教是真的期望卡比奥赶紧去死。

    他从没有对一个人这么的失望。

    卡比奥绝对是第一个!

    十分简单的任务搞砸了不说,还让整件事情复杂了无数倍!

    莫托尔完全能够想到接下来他会面临的是什么。

    当那些感染了瘟疫的人将这里发生的一切说出去的时候,冕下的信徒一定会变得惶恐!

    很可能,信仰都会被动摇!

    不!

    他不允许这样做!

    想到这,他直接下了命令。

    “对外宣布,卡比奥主教是那个‘邪神’的暗子。”

    “是他在大教堂释放了瘟疫。”

    “也是他自作主张的要烧死那些感染瘟疫的我主信徒。”

    “一切都是他的错!”

    顿了顿,这位枢密主教又补充道。

    “动员一切力量追捕卡比奥。”

    “不需要逮捕。”

    “杀无赦!”

    “是!”

    这位年老的佩剑祭司郑重的回答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砰。

    身后的房门重重的关上了。

    随着这一声关门声,这位老祭司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唉!

    他抬头看了看那皎洁的明月,迫不及待的远离了身后的房间,仿佛在那里有着人世间最污浊、恶心的东西搬。

    正常情况下,一扇房门无法阻碍莫托尔的感知。

    他能够清晰的听到门外的一切。

    但是,正在全身心与‘战神’沟通的他,却是根本没有发现门外的叹息声。

    而这注定了某些事情的改变。

    失了一颗马蹄钉,丢了一个马蹄铁;丢了一个马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损了一位国王;损了一位国王,输了一场战争;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帝国。

    最初,一切的起源只是那个想要活下去的小骑士罢了。

    而现在?

    那个小骑士带着身边的人,正在向着艾坦丁堡外跑去。

    人已经不足一半了。

    虽然那场瘟疫来的及时,但是还是有一半的人倒在了仓库的门口。

    剩下的人?

    他们相互搀扶。

    在年轻的骑士将一个虚弱倒地的人背起来,又将另外一个人用皮带吊在了脖子上之后,所有的人都尽可能的相互帮扶着。

    模样狼狈。

    但眼中却有着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火焰。

    清晰、明亮。

    “大家坚持一下。”

    “马上就要到了。”

    “‘迷雾’冕下一定能够救助我们的!”

    年轻的骑士这样说道。

    他不是无的放矢。

    是他心底的那个声音告诉他的。

    ‘迷雾’教会将会是他最后的救赎之地。

    到现在为止,年轻的骑士依旧不知道心底的声音来源是哪里。

    他无法确定对方是否有着恶意。

    他甚至猜测这个声音就是来自‘祂’的某位使者。

    至于是‘祂’本人?

    不可能的!

    他不认为他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值得一位‘神灵’去关注。

    对方一个使者就是极限了。

    当然了,他深知,这样的关注不是好事。

    对方一定有着什么目的。

    但是……

    这个声音从未欺骗过他!

    更重要的是,‘迷雾’教会的那位主教。

    一想到那位笑容温和的主教,年轻的骑士就忍不住的心中多了一分力量。

    如果是那位阁下的话,一定会救我们的!

    莫名的,年轻的骑士队‘西蒙主教’有着强烈的信心。

    这样的信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年轻的骑士也不知道。

    也许当初他在城门前向着对方挥剑,而对方面对他的剑刃不闪不避,依旧面带微笑时,就已经出现了。

    “也许这个声音就是来自‘祂’的使者!”

    “但西蒙主教一定有办法的!”

    心底肯定的想法让年轻骑士的速度快了几分。

    顿时,周围的人像是被这位年轻骑士的信心感染了一般,速度也更快了一些。

    一路上并不是没有人注意到这群人。

    但是,战神殿的服饰,足以让他们安然到达了下城区。

    随着‘灾厄’‘迷雾’的出现,战神的光辉变得黯淡了,但并不是没有了。

    没有谁会不理智的去招惹战神殿的人。

    当然了,战神殿的自己人除外!

    事实上,吉诺一直担心遇到追击者。

    但直到他们看到了‘迷雾’的营地时,也没有任何的追击者出现。

    “感谢我……”

    一位执事下意识的祷告着。

    可话语才出口,这位执事就剩下了苦笑。

    现在的他还是受到那位冕下的庇护吗?

    当那火焰燃起的时候,一切就得变了。

    他还能说什么?

    自欺欺人?

    算了吧。

    眼前有个更加值得感谢的人。

    “感谢你吉诺。”

    这位执事说道。

    “感谢你吉诺。”

    “感谢你吉诺。”

    ……

    一声感谢后,众多的感谢出口,年轻的骑士微微低下头。

    他不敢去直视那些真挚的双眼。

    他只能是尽可能的帮助这些人。

    减轻愧疚。

    这会让他好受一点。

    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后,就默不作声的背负着人走向了‘迷雾’的营地。

    “站住!”

    卫兵拦住了年轻骑士一行。

    但却没有更进一步阻止。

    因为,上位邪灵已经走了出来,不单单是上位邪灵,老猎魔人和西瓦尔卡等人都在。

    看着年轻骑士一行,西瓦尔卡眼中带着浓浓的警惕。

    不是针对年轻骑士一行本身,而是他们身上的瘟疫。

    经历过‘黑灾’的西瓦尔卡对于瘟疫本身有着超出想象的恐惧。

    或者说,没有见过整个城镇在一夜死绝的人,是根本无法体会西瓦尔卡的恐惧。

    因此,上位邪灵向着年轻骑士一行走去的时候,西瓦尔卡当即阻止道。

    “主教大人,瘟疫。”

    声音不响亮,但却清晰。

    卫兵们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惊恐。

    他们下意识的后退。

    哪怕面对最凶猛的敌人,这些卫兵也不会后撤一步,可是面对……瘟疫?

    再勇敢的人,也无法战胜看不到的敌人。

    这样的动作,令年轻的骑士一行心底一颤。

    他们饱含期待的面容都为之一僵。

    最后的地方也要失败了吗?

    希望即将破灭。

    绝望再次升起。

    那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没有体会过希望,就不知道绝望是多么的恐怖。

    哪怕是年轻的骑士在这个时候,都是紧紧抿着嘴。

    他担心会出现那令他无法接受的一幕。

    他担心自己会坠入深渊。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带着温和的笑容,上位邪灵脚步不曾有任何停顿的走向了他们。

    “我知道。”

    “但我愿意替他们承担。”

    “一切。”

    “包括死亡。”

    说着这样的话语,上位邪灵站在了年轻骑士的面前,它抬起手摸着年轻骑士的头顶。

    “很疲惫吗?”

    “没事的。”

    “你暂时可以好好休息了,一切有我。”

    白色的光辉从上位邪灵身上冒出。

    在这夜晚中,这样的光辉是光彩夺目的。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一眯眼。

    等到恢复视觉时,白色的光辉已经消失了。

    但是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之前摇摇欲坠的人们,都站稳了。

    那些昏迷的人再次的醒来。

    瘟疫……

    被治愈了!

    被治愈了?!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大、大家好了?”

    年轻的骑士结结巴巴的询问道。

    “我不再虚弱了。”

    “我也是。”

    “还有我!”

    此起彼伏的声音中,这些逃离了战神殿仓库的人们惊喜满脸。

    “太好了!”

    “太好了!”

    年轻的骑士低声呢喃着。

    再也无法抑制的眼泪夺眶而出。

    自责、愧疚、悔恨。

    在之前,差一点就压垮了这个年轻人。

    而现在?

    他终于好受一点了。

    终于……

    体会过绝望后,才会知道希望是多么的宝贵。

    捂着脸哭泣的年轻骑士耳边响起了盔甲、布匹摩擦的声音,当他挪开捂着脸的手时,他看到了面前单膝跪地的人们。

    每一个人都目光坚定,神情肃穆。

    “我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什么。”

    “但我们会用行动来追随您。”

    “我们起誓。”

    所有人异口同声说道。

    “不是我,是西蒙主教大……西蒙主教您怎么了?”

    年轻的骑士连连摆手,他看向了西蒙主教,而直到这个时候,年轻的骑士才发现这位主教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我、我没事。”

    艰难的说着安慰的话语,上位邪灵在话语声落下的刹那,直接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