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九天仙缘 > 九天仙缘 第两千四百四十九章 老谋神巫
    柳牵浪白发飘飞,神态洒然,稳稳矗立在大界日月山河图之上,和银灰色神舟,以及神巫同步飞驰着。

    神巫无数漆黑恶魔树枝深入灰色神舟的动作缓慢而谨慎,加上神巫无视一切的神态,他的诡异进攻极具迷惑性。

    表面看来,他犹如柳牵浪和灰色神舟西侧偶然飘来的异形乌云,飘然而来也要飘然而去的样子,任你怎么看,都看不出他在暗中布局着恐怖的诛杀手段。

    对于这一切,柳牵浪早就了然于胸,柳牵浪用层层新进修炼成功的日月神能护佑着银灰色神舟的同时,也在暗暗集中体内的磅礴神能,只要神巫对唯尔有丝毫杀念,柳牵浪就会立即出手的。

    不过从表面上看,柳牵浪也是没有丝毫举动的样子。

    一位人仙,一位命神,泰然流飞,好像左右呵护银灰色神舟的仁慈使者,对唯尔宙帝相夹呵护,又似联袂同时飞过,丝毫和银灰色神舟没关系一样。

    这样,他们一直在飞驰着,似乎谁都永恒不会进一步动作一样。

    宇宙时光不待,悠悠千万年岁月就在他们这样的状态下飞逝着。

    “阳神光明和月后来了,动手吧,再不动手,唯尔宙帝可就冲破封印,风云而去了,你再也没机会杀他了!”

    千万年岁月后,柳牵浪笼罩着整个处身宇宙的神识感应到新宙光域射来数万道新大界命间宙的神光。

    每道神光之上都傲立着一个新大界命间的命祖,其中为首的神光是艳红和湛蓝的。其上矗立的正是阳皇阳神光明和月后月萌宁暗。

    不过他们并非是自由自在前来的,而是周身皆被锁满道道神能光锁,由其身后数万大界命间宙神巫势力命神,各执一道神能操控着。

    “不!”

    “本神巫等的不只是阳皇月后,还有你的十方缘宙所有的唯命慧宙子宙灵命。

    本神巫只有将你和你的十方缘宙灵命,还有唯尔宙帝当着阳皇月后的面儿杀死,然后本神巫再屠戮阳皇上位就完美无缺了!哈哈……”

    神巫终于等到了自己计划中的第一波神影,无限得意,然后冷笑道。

    柳牵浪闻言,虽然早就想到了对方会这样说,但是仍是十分震惊。

    心中默默祈祷,希望震弟能够有一个完全之策,保护好十方缘宙和所有的亲人弟子,以及无数创生的苍生万灵。

    “原来龙凤命祖是你神巫的子宙命祖属下,他们真是太会表演了,轰卧我十方缘宙,大呼求救,想不到那一切都是你神巫布的局。

    坦白说,直到本浪缘帝来到这古老大界命间,才想通许多事,由怀疑到确定龙凤命祖去我们十方缘宙,原来是一个阴谋,一个由你神巫导演的阴谋!”

    “可惜这一切你知道的太晚了,你的十方缘宙已经被我的龙凤命祖护法操控了。再有万余年,龙凤命祖就会脚踏你的十方缘宙出现在我们周围的。

    哦!本神巫真是太开心了,虽然这一天来得晚了些,但终究还是来了!

    对了,其实本神巫还是满佩服你的,唯尔宙帝作为人祖尚不能终极存在下去,你不过是他的人体之形,竟然存活到现在,让本神巫费了不少事!”

    “哈哈……”

    “本浪缘帝也十分开心,刚才知道,神巫竟然如此好心,派左右护法心腹龙凤命祖把本浪缘帝一直放心不下的十方缘宙也驾临此间了!多谢!多谢了!哈哈……”

    神巫说出此事,本以为柳牵浪会被气得暴跳如雷的,然而柳牵浪没有。不但没有生气,竟然十分期望的样子。

    “浪缘帝还真是有性格,能够和自己的人道创生宙死在一起,就如此的满足!本神巫真是好看你了,以为你会因为愤怒和本神巫大战一番的。”

    神巫很意外的嗤笑道,同时眸虹扫向所在区域的东南方向,那是他和龙凤命祖约好囚禁十方缘宙前来的方向。

    “呵呵,生如何,亡又怎样,亲朋聚,缘是善缘,亲朋泯,乐源不再,独我苟活岂不也是索然潇煞。

    既然神巫一定要我们死,我们就死,而且死得团聚完美,本浪缘帝岂能不开心!

    噢!其实本浪缘帝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仙神,一直都在畅享神宙无邪,仙宇无恶。

    唯有善缘大道是仙神宙唯一的大恒神则。你善,我和,他也谐。

    如此这般,阳神红日永温暖,月萌蓝月恒宁安。其普照之下亿万神宙苍生之灵唯有乐欢。

    可惜本浪缘帝万般执着,却最终败在了你大界神巫的手里!遗憾无奈,只好庆幸我十方缘宙仙神共患难了!”

    柳牵浪魂念传音,很快和四弟宋震取得了联系,得知十方缘宙果然在向他所在的方位飞驰,并且详细了解了一下此刻龙凤命祖的状态。

    柳牵浪心里有底后,对于死亡近乎期望一样的语气说道。

    看到柳牵浪如此神色,神巫心里很是不爽,因为他至始至终没有看到柳牵浪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尤其是他条条恶毒虬龙树枝暗暗盘卷唯尔所在的银灰色神舟时,突然感应到了柳牵浪已经先于自己封印保护着唯尔宙帝的时候,心里更是愤怒至极。

    “看不出浪缘帝还是一个心涛面闲的高手,你以为几道封印就可以阻止本神巫杀了这可恶的人祖吗?”

    既然彼此对于唯尔宙帝的动作终于出现了碰触,再掩盖也无没意义了,不如明言以对。

    出于这样的心里,神巫几分挑衅的口气说道。

    “呵呵,神巫误会了,本浪缘帝之所以竭力保护唯尔宙帝,绝不是在抵抗神强骇无敌的进攻。

    不过是在继续自己的使命而已。本浪缘帝前来古老大界命间宙的任务,似乎神巫也知道吧。

    本浪缘帝是一个视使命胜过生命的人道愚仙,无论自己死活,绝不会忘记自己来此的初衷的。

    即便明知自己不是神巫的对手,但是仍旧无法放弃夺救唯尔的使命。在本浪缘帝心中善恶分明,善缘大道的信念永恒不变!

    施救人祖唯尔之心虽死不灭!对于唯尔宙帝的保护,实在谈不上什么心涛面闲的阴险嘴脸!”

    柳牵浪自我诠释,同时也在暗讽神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