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当更强 > 最新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是花瓶
    还是被人以牙还牙用同样的手法阴了以后,项康才真正知道中了离间计有多膈应人和恶心人,即便一眼看出了敌人的恶毒用心,还很清楚郦商绝无可能轻易叛变,可是因为郦商兄长郦食其被西楚军队控制在手里的缘故,项康仍然还是心中暗暗担忧,生怕郦商被亲情所动,做出了糊涂事。

    不敢大意之下,项康还借口陇西有游牧民族入侵,让陈仓一带的汉军进入了战备状态,随时准备着突袭拿下故道,让汉军主力可以迅速南下汉中和巴蜀平叛。

    也还好,郦商最终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如实向项康交代了事情经过,也当众表明了他宁可牺牲兄长也绝不背叛项康的耿耿忠心,项康也顺水推舟,除了重赏郦商树立忠臣典范外,又让最为熟悉汉中巴蜀情况的郦商继续坐镇南线,保护汉军的西南大后方。

    然而项康和项羽在台面下的较量才只是开始,在张良南下的期间,赵国又派遣使臣前来咸阳与项康联系,以最后通牒的语气,要求项康放弃对上党郡的领土主张,还有出兵帮助赵国军队夹击章邯、司马欣和董翳组成的三王联军,否则赵国就将断绝与汉军的盟约,改为与项羽结盟。

    项康很清楚赵国根本就靠不住,更知道赵国如果不是希望利用自己保住代郡,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与自己断交,改为投入项羽温暖而又宽广的怀抱。为了以牙还牙,利用赵国继续牵制住关中三王联军,项康故意含糊其事,命令陈恢为自己的全权代表,前往巨鹿与赵国当面谈判,又暗中指使陈恢尽量拖延谈判时间,让赵国拿不定是否全力守卫代郡的态度,也让赵国承担项羽逼迫要挟的怒火。

    陈恢派出去了以后,没过多久,陈平麾下的汉军特务又送来急报,说是发现项羽派人与子婴暗中联络,煽动子婴率领不肯臣服汉军的秦廷旧臣造反谋乱,同时子婴还将项羽的书信隐匿,明显怀有异心。

    对于子婴这样的秦廷遗孽,项康当然绝对不会犹豫,大怒之下,项康立即派人查抄子婴府邸,除了找到项羽策反子婴的书信外,还意外发现了几份秦廷旧臣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给子婴的密信,鼓动子婴反汉复国的书信,项康闻报益发震怒,还第一次生出了杀降之心,打算把子婴直接干掉一劳永逸。

    商山四皓之一的东园公唐秉坚决拦住了项康的冲动,劝道:“汉王,子婴固然该死,但他之前斩杀秦国巨奸赵高,又为关中之地不被战火涂炭,主动率领暴秦百官向你投降,有大功于秦地黎庶,甚得人心,眼下大王的疆土又尽是秦国旧土,若是将子婴处死,必然会让秦地旧人大失所望,虽一劳永逸,却得不偿失,万望大王冷静行事。”

    “大王,民心可用而不可失。”夏黄公崔广也劝道:“子婴有过,也有功,轻易杀戮必失秦地民望,与其诛杀,不如将他的罪行公之于众,让秦地旧民都知道他为了复辟不惜让关中生灵涂炭,对他大失所望,然后再免其死罪,严加看管,彰显汉王你的宽宏大度,以此笼络秦地民心。另外可杀鸡儆猴,将暗中鼓动子婴复辟谋逆的暴秦旧臣尽数诛杀,以儆效尤。”

    盘算了片刻,考虑到自己这个外来户一刀砍了有大功于关中万民的子婴,确实会招来被子婴救过的关中百姓怨恨,项康果断接受了商山四皓的劝说,先是把子婴与外敌里应外合的铁证公之于众,然后又以子婴率众投降有功为名,赦免了子婴的死罪,改为将子婴一家永远圈禁,派人严密看管,不许子婴再与外接触。另外又将几个与子婴暗中勾结的秦廷旧臣全家在咸阳街头当众处死,杀鸡给猴看,以此警告那些心存幻想的秦廷旧臣。

    事还没完,咸阳街头杀得人头滚滚的第二天,张良那边倒是终于派人送来急报,告诉项康他已经成功安抚住了郦商,可是还没等项康高兴多少时间,此前在南阳加入少帅军的汉军大将王陵又来到项康面前,泪流满面的向项康主动坦白,说是项羽已经将他在沛县的家人全部抓到了彭城,写信威逼他叛汉投楚,给项羽充当内应,并呈上了项羽使者秘密交给他的书信。

    项康这一次也是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是流着眼泪亲自将王陵搀起,哭泣着好言安慰王陵,感谢王陵对自己的一片赤忱忠心,说得动情,项康还和王陵一起抱头痛哭,最后和郦商一样,项康还只能是继续当场重赏王陵,以爵位封地答谢王陵做出的伟大牺牲。

    还好,王陵是一名很有政治头脑的将领,坚决谢绝了项康的好意封赏,并明白说道:“大王,臣下绝对不能领你的赏,我军之中,家眷老小还在淮泗的将领士卒数以千计,如果人人都象臣下这样获赏,不但你吃不消,我军也必然会很快法度大坏,既然信成君郦商将军带了头牺牲他的兄长,就让微臣来带这个头谢绝你的赏赐了吧。”

    听到这话,项康当然是心中大喜,可是嘴上却假惺惺的坚持一定要赏王陵,王陵坚持拒绝,你推我让间,商山四皓之一的绮里季吴实站出来给项康修台阶,大声说道:“汉王,王陵将军拒绝封赏,乃国士也!汉王若敬王陵将军为国士,必当成全王陵将军的国士之举!请大王务必收回成命,以免外人在背后讥笑王将军惺惺作态,以家人换取荣华富贵!”

    项康闻言呆住,然后才在商山四皓的纷纷劝说下,就坡下驴收回了给王陵的封赏,既节约了爵位钱粮和食邑,又反过来卖了一个人情给王陵——本王可是为了成全你的美名才这么做的。同时项康又在心里赞道:“这四个老家伙,还真不是只看着好看的政治花瓶,还真有那么一点真才实学。”

    项康和王陵都做得很对,他坚持拒绝项康好意封赏的消息迅速传开后,许多家眷亲人还在淮泗的汉军文武果然不再心存幻想,梦想什么自己被项羽拿家眷威胁后可以马上获得项康的封赏补偿,人心不再浮动,同时郦商在得知了这件事后,也立即上书推辞掉坚决了项康给他的额外加赏,主动帮着项康严格汉军的封赏纪律,这是后话不提。

    言归正传,赌咒发誓永远不会忘记王陵的功绩忠心后,王陵才刚告辞离去,项康就踢翻了自己面前的案几,无比恼怒的吼道:“无耻小人!专门拿别人的妻儿老小做威胁,我都没那么不要脸!”

    “这的确是一件麻烦事。”陈平也皱眉说道:“大王你起兵于淮泗,军中骨干大半家眷都在淮泗之地,西楚王如果还是不肯罢休,坚持要这么做的话,我们的内部肯定会隐患不断。毕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会象郦商和王陵二位将军那么公而忘私,不吃被西楚王要挟那一套。”

    “有没有办法应对?”项康随口问道。

    陈平摇头,十分无奈的说道:“没有,除非我们能尽快夺回淮泗之地,救回我们的将士家眷,否则这些隐患只会永远存在。”

    项康不肯死心,盘算了后说道:“要不这样如何?直接以檄文方式明告,有敢杀我们汉军家眷之人,将来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必然诛杀他们满门!”

    “大王这么做只会害了你的将士家眷。”崔广立即发出警告,说道:“大王如果这么做了,西楚王必然会明白你十分在意你的将士家眷,也更加会利用你的将士家眷做文章,乃至故意逼迫他的麾下将士斩杀你的将士家眷,让他的将士无路可退,欲降而不得,只能坚决与你为敌!”

    听了崔广的分析,难得想出一个馊主意的项康赶紧闭上嘴巴,不敢白送给项羽整治自己的机会。唐秉则说道:“汉王,关于你的将士家眷,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不理不问,故意不做任何理睬,惟有这样,西楚王才会觉得他们派不上用场,忘记他们的存在,给大王你将来营救他们的机会。”

    项康无奈的点了点头,也承认目前只有这个办法比较靠谱,然后再接着,这段时间被恶心坏了的项康又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恶狠狠说道:“这段时间的事,我们绝对不能这么算了,我阿兄班门弄斧,对我用离间计,我如果不马上还以颜色,他只会以为我怕了他!司马卬派来的那个使者,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按大王的吩咐,还被关着。”陈平答道:“不过下面的人来报,说他已经几次请求告辞返回洛阳。”

    “赶紧商量一下,怎么用这个匹夫做点文章,反过去离间我阿兄和他身边的人。”项康更加凶狠的说道:“我阿兄这次安排了这么周密的离间计,肯定是志在必得,现在他的计划失败,我们只要抓住机会马上放出假消息,让我阿兄以为是他身边出了内奸,抢先一步向我们告了密,害得他功败垂成。以他的狗熊脾气,绝对得杀人出气!”

    和项康臭味相投的陈平一听叫好,还立即说道:“大王,我们这次干脆来一个大的,直接向西楚王最信任的几个心腹下手,争取直接剪除他的一个重要羽翼。”

    “那向谁下手?”项康马上反问,说道:“曹咎?范增?还是桓楚、季布这些我阿兄麾下的猛将?”

    (项伯擦了把冷汗,“阿弥陀佛,幸亏本大师不够资格。”)

    陈平盘算,很快就说道:“范左史如何?臣下认为,以范左史的性格脾气,还有历来的行事手段,断然布置不出这么周密阴狠的离间计,向西楚王献策的肯定是另有其人。”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设法放出消息,就说范左史妒忌别人比他更加高明,暗中派人向我们告密,让我们一早就知道郦商将军是被冤枉,所以才对郦商将军坦诚相待,破解了西楚王的离间计,西楚王听到后肯定大怒,就算不对范左史下手,也必然会从此疏远于他,没有了范左史在军事上为他出谋划策,我们以后再与西楚王阵上交战时,也肯定可以轻松许多。”

    项康难得没有立即采纳陈平的提议,犹豫了片刻后,项康还说道:“不够保险,范左史的才干能力我很清楚,他只是不屑于用鸡鸣狗盗的卑鄙诡计,却未必没有能力布置不出这么周密的计划,如果这次的离间计真是他布置的,那我们就要白辛苦一场了。”

    没有上帝视角,陈平也不敢完全排除这个可能,只能是皱眉说道:“那向谁下手呢?曹咎?他虽然才智平平,绝对没有这样的本事,但是从我们掌握的情报来看,他和范左史一向关系亲密,不可能因为妒忌范左史出卖西楚王啊?桓楚,季布……。”

    陈平用心琢磨报复对象的时候,同在殿上的商山四皓已经低声议论完毕,然后由唐秉出面笑道:“大王,能不能让我们几个糟老头子也说几句?我们四个虽然老朽,可是现在吃着你的俸禄,还是很希望能为你效点力,报答你的礼遇之恩啊。”

    “东园公请畅所欲言,不必顾忌。”项康忙笑着说道:“小王没有主动征求你们的意见,是担心你们四位德高望重,不喜欢小王用诡计害人。”

    “计谋只有高低,不分贵贱。”吴实微笑着说道:“我们四个糟老头子信奉的都是黄老之学,黄老之学不但从不排斥计谋,祖师鬼谷子还是一代谋圣,教出来的弟子无一不是以谋略著称,我们这几个老朽帮着大王你设谋间敌,也是为了不负心中所学啊。”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商山四皓会这么开明,项康当然是大喜过望,忙向商山四皓行礼道谢,恭敬求教。唐秉也这才说道:“大王,以我们几个老朽的愚见,在这样的机会面前,大王你和陈护军不管是设计离间西楚王的亲信范增或曹咎,还是西楚王的得力大将桓楚或楚军,都是舍本逐末,因小失大。”

    “范增范左史的确才智出众,是西楚王的得力臂助。”甪里先生周术说道:“但是以老朽之见,他的才智能力,还是远远不及汉王你和陈护军,根本不足为惧,没有必要把他列为大王你的首要敌人。至于曹咎、桓楚和季布之流,不是才干平庸,就是莽撞勇夫,即便把他们顺利除去,也是无关痛痒,甚至还有可能适得其反,让西楚王任用其他贤人。”

    “所以眼下既然有这个机会,大王你一定直捣腹心,借西楚王之手,为大王除掉你真正的心头大患!”崔广说这话时须发怒张,神情威猛,已全然没有了世外高人的超脱模样。

    “我真正的心头大患?”项康无比好奇,忙问道:“四位先生,那以你们之见,什么人才是我真正的心头大患?”

    “大王有没有觉得,楚义帝熊心对你的危害,其实远在西楚王的几个文武心腹之上?”吴实微笑说道:“楚义帝虽然无兵无权,不过是西楚的手中傀儡,可是他做为关外诸侯公推的天下共主,不但可以名正言顺的分封诸王,还可以用天子的名誉号令天下诸侯讨伐不臣。”

    “有楚义帝在手,西楚王随时都可以用天子名誉册封大王你的臣子,象离间郦商将军一样离间大王你的麾下文武,还可以让西楚王对你用兵师出有名,诸侯王听令而行。”周术帮腔说道:“所以楚义帝一天不除,大王你就一天还是天下公敌,关外诸侯不管愿不愿意,都至少得在名誉上与你为敌,齐聚在楚义帝的旗帜下与大王你敌对,让大王你举目皆敌,环顾无援!”

    项康缓缓点头了,唐秉又说道:“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设计让西楚王自绝于天下,那么天下的形势就会变得对大王你无比有利了。首先第一点,没有了楚义帝这杆大旗,西楚王就没有号令天下的正统名义。其次是西楚王册封的王位,怎么都没有楚义帝册封的那么名正言顺。第三则是西楚王将来对你用兵,不但师出无名,关外诸侯也可以找各种借口推辞拒绝,可以不必再被迫与大王你为敌。”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两点。”吴实又说道:“一是西楚王若是杀了楚义帝,天下诸侯人心离散,大王你可以尽情的纵横捭阖,分化天下诸侯,一举粉碎西楚王把你困死在关中的白日美梦。其次是到了大王将来你有实力出兵关外的时候,就是师出有名,名正言顺!”

    “大王,西楚王是你堂兄。”周术微笑说道:“以弟伐兄,是以小犯上,难免惹人非议,但是为义帝报仇,却是理所当然,天下人想不支持都难。”

    项康凝神细听,还是在商山四皓把话都说完后,项康才叹了口气,向陈平说道:“陈平先生,听了东园公和甪里先生他们的话,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两个都还是太年轻了,眼界也实在太小了?”

    “臣下也深有同感。”陈平坦然点头,说道:“与东园公和甪里先生四位前辈相比,臣下的格局实在太小了。”

    项康再不说话,只是向商山四皓拱手道谢,然后在心里说道:“果然不是政治花瓶,有这四条老成精的老狐狸帮忙,以后我肯定可以轻松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