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旧世之烬 > 最新 第五十四章 截杀
    坏消息是对方有两个人,而好消息是对方手里并没有持有火器。

    但尽管如此,双方的实力差距依然很悬殊——对方使用的长刀其实是一种马刀,是帝国轻骑兵的标配近战武器,刀刃长度一点二四米,刀身使用强度和韧性都极为优良的冷锻钢,锋刃足以吹毛断发……和这种马刀相比,灰烬手中的骨针更像是用来给人挠痒痒的……

    再加上灰烬还必须保护克鲁珀的安全,这一点更是让他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境地之中。

    两名截杀者已经提着刀逼了过来,硬胶质地的靴底踩在积水上面,发出了清脆的“啪啪”声。

    “克鲁珀先生,请您退后。”灰烬一边说道,一边摆出了一个进攻的姿势。

    他必须得速战速决,先行解决掉两名截杀者之中的一个,否则一旦陷入缠斗的话,对方无论是武器还是人数都占据着优势……更别说灰烬还带着克鲁珀这么一个累赘了。

    对方已经加速跑了起来,皮靴踩得腥臭的污水四处飞溅,手中明晃晃的马刀横在身前——这是轻骑兵步战刀法的起手式,直截了当但却威力巨大,和穿着板甲的重骑兵不同,轻骑兵们哪怕是在失去了坐骑之后,依然可以算作是战场是一支战力不俗的部队。

    所幸的是……灰烬对于这套刀法,极为熟稔。

    这招起手式的后续有三种攻击路数和两种防御方式,但无论是哪一种,都存在着极为明显的缺陷——原因无他,在实战中,这套步战刀法是要配合盾牌使用的,而现在这两名截杀者的另一只手却都空空如也。

    早在火器主宰人类的战争之前,轻骑兵为了机动性一般是不带盾牌的,但后来随着各种各样的火器登上历史舞台,大量防护薄弱甚至没有防护的轻骑兵成片地倒在密集的弹幕之下时,盾牌就成了轻骑兵的标配——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枪身被截短、并且带有三到四根枪管的多管骑兵铳。

    轻骑兵的战术也变得十分接近游牧民族的弓骑兵——在远距离使用火铳进行袭扰,靠近之后则是换成马刀砍杀,或是直接下马进行步战。

    ……

    由于没有盾牌,这两名截杀者的左半边都可以算作是空门大开,灰烬趁着这个机会,直接矮身绕到了自己右手边那名截杀者的外侧——如果对方要攻击自己的话,要么只能翻转刀身和手腕,要么就干脆整个人都转过身来,不管对方作何选择,都会让灰烬争取到短短一瞬的先机,借着这个先机,他就有机会干掉两人中的一个!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兵刃的长度在对拼之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换而言之,一寸短却是一寸险,灰烬想要用手中的骨针对抗马刀,就只能使用这种近乎贴身的战斗方式。

    但对方的应对措施却是完全超出了灰烬的预料,那名被灰烬选做了目标的家伙竟是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左臂,企图使用自己的肉身来格挡下灰烬的攻击——他们压根就没有对灰烬出手的意图,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克鲁珀!

    “糟糕!”

    灰烬的骨刺已经深深地钉入那人的小臂,但这点伤势却完全不足以致命,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已经冲到了克鲁珀的近前!

    他们不是一般的杀手,而是一群抱着死志的刺客,为了杀死目标,他们完全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灰烬飞起一脚,裹着钢板的靴尖正好踢在那个受伤刺客的腰眼之上,那名受伤刺客当即便摔到在了积水之中,但此刻,另一个人手中的马刀却是已经对着克鲁珀砍了下去!

    “呃……啊!”

    生死关头,克鲁珀发出了一声既像是怒吼又像是惨叫般的咆哮,拼尽全力将那名刺客推了开去,而那个刺客挥砍出去的马刀也因为身体失去了平衡,没有命中要害,砍在了克鲁珀的肩膀上面。

    鲜血从伤口处狂飙而出,尽管这一刀没有要了克鲁珀的命,但也伤到了他几条重要的血管,如果不及时止血的话,用不了几分钟克鲁珀就将会死于大量失血。

    灰烬飞快地扭断了摔倒的那个刺客的脖子,然后将这名刺客的马刀用力掷了出去,正好命中了另一个人的后心。

    在确认两名刺客都已经毙命之后,灰烬才赶忙跑到了克鲁珀的身边,将克鲁珀身上的衣服撕成碎布条,塞进伤口里面,然后再用袍子的一角将整个肩膀都紧紧裹住。

    在这个过程之中,灰烬赫然发现克鲁珀的腰间竟然还插着一把做工精美的短铳,不由得有些无语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开枪?”

    “嘶……来不及……嘶……装填弹药……”克鲁珀呲牙咧嘴地说道,他的脑门上渗出了大颗大颗地汗珠,身体因为剧痛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把枪给我吧。”灰烬不动声色地拿走了克鲁珀的短铳以及他身上携带的弹药,然后扶着克鲁珀从地上站了起来。

    “克鲁珀先生,您还能走吗?我们得立马前往安全屋,您的伤口如果得不到处理的话,恐怕会很危险。”

    “勉强……嘶……”克鲁珀在灰烬的搀扶,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

    ……

    三十分钟后,灰烬终于是将克鲁珀带出了排水管道,然而克鲁珀只是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象,便顿时惊呼道:“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嘶……你、你不是铁手帮的人!你到底是谁?!”

    他们已经离开了西泠街,这是一条无人的小巷——当然,仅仅只是看上去无人而已。

    “我不想动粗,克鲁珀先生,您最好配合一点。”灰烬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事实上他却是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克鲁珀的膝盖窝上,克鲁珀当即便双膝着地跪了下来,与此同时,他肩膀处的伤口再度崩裂,涌出的血液将他的整个肩头都给彻底染红。

    一名黄泉教官带着一队士兵从小巷的深处走了出来,他看了眼灰烬,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疼得倒吸凉气的克鲁珀,点了点头:“做得不错,这最后一项考核算你通过了,从现在起,你就是黄泉训练营的第十一期新生了——欢迎踏入地狱。”

    “对了,如果你们要活口的话,最好帮他处理一下伤口,一路过来他已经失了不少血了。”灰烬指了指旁边脸色惨白的克鲁珀说道。

    “已经不需要了。”教官话音刚落,便拔出了枪,对着克鲁珀扣动了扳机——

    “呯!”

    弹丸穿胸而过,带着一丝惊骇的神情,克鲁珀倒在了血泊之中。

    “如果要杀他的话……干嘛让我这么费尽心思把他带出来,就单纯是为了给我提高考核难度么?”灰烬皱了皱,看着那些士兵将地上的尸体塞进了一个裹尸袋里,抬出了巷子。

    “那你就误会了,陛下希望克鲁珀死,但陛下并不希望他死在西泠街里,你明白了吗?”

    “是因为……和北部联邦的战争?”

    “嗯,既然你明白了,那就不要再多问了,明天我会带你去黄泉训练营报道。”那名黄泉教官说道。

    灰烬顿时就明白了,克鲁珀身后的势力集团实在是太过庞大,如果要调查下去的话,很可能会引起一场帝国高层的大洗牌……而现在帝国正处在和北部联邦的战争之中,在这种情况下,陛下必然要保证后方的安定……把克鲁珀从西泠街里面带出来再处决掉,这无疑是表明了陛下对于此事的态度。

    而那些刺客的目的灰烬多少也能猜出个大概了,如果克鲁珀在西泠街里被杀掉,并且这件事情被闹大的话,那么无疑是在直接向庇护着克鲁珀的那个幕后势力宣战……到时候,那可就不是一两个势力集团之间的暗斗了,整个凛风堡都可能会被拖入到了一个巨大而又混乱的旋涡之中,这对于正处在对外战争之中的莱茵帝国,无疑是十分不利的。

    但现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克鲁珀并没有“死”,而是“失踪”了,帝国宪兵既没有能把克鲁珀捉拿归案,铁手帮的人也没能把他控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尽管这个结局并不算完美,但对于各个势力来说,却反而是大家都能够接受的一个结果。

    至少,在击退北部联邦的进攻之前,皇帝陛下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帝国内部发生争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