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第六十九章:不堪的记忆
    昨天,苏念在去见苏老爷子时,墨尧就联系了秀姨。

    不过,没让她来医院。

    直到今儿早上,得了墨尧的消息后,秀姨这才急忙准备了早餐来了。

    苏念接过秀姨手中的饭盒,“麻烦秀姨了。”

    秀姨笑道:“你照顾了少爷一天,应该也累了。”

    说话间,秀姨进入了病房里面。

    看了一眼墨尧胳膊上的伤口,倒没有像许尘那么没心没肺。

    趁着苏念将饭盒从袋子里拿出来的空档,小声的问了一句,“你胳膊真没问题吗?”

    墨尧瞥了一眼没注意这里情况的苏念,漠然的点头,“不过是皮外伤。”

    秀姨闻言,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苏念已经将饭盒里面的早餐整齐的放在了桌上,问了一句墨尧,“现在吃早餐?”

    墨尧点头,“好。”

    苏念就端着小米粥,还有几个甜点小菜过来,给墨尧喂早餐。

    秀姨见状,颇有些意外……

    自家少爷前些年遭遇了重大事故,身体虚的不能坐,可都不喜旁人代劳喂他。

    可如今,却要少夫人伺候?

    秀姨看了一眼向来冷漠的少爷,忽然明白,少爷为什么不让她来医院了。

    这分明是想要趁着这次受伤的机会,培养和少夫人的感情嘛。

    秀姨看了一眼少爷受伤的胳膊,心疼的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伤到的?”

    苏念心中无比愧疚,小声的说道:“都是为了我!”

    秀姨闻言,愣了片刻之后,当即回道:“少爷保护少夫人,天经地义。”

    苏念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又被秀姨误会了呢。

    只是……

    想到之前墨尧说,不想让她受伤……

    苏念的心,还是稍稍有些被触动了。

    稳住了心神,继续喂墨尧早餐。

    秀姨见这里气氛不错,也不想打扰,“公馆那边还有不少事情,我还要回去做一些安排,少爷这里就有劳少夫人多照顾了。”

    苏念郑重的点头,“嗯,我会的。”

    秀姨离开之后,苏念更是尽心尽责的照顾墨尧。

    只是,喂完早餐之后,苏念想到了一个茬儿,“你左手没受伤啊!”

    当时她右手受伤时,早餐还是可以用勺子吃的,可墨尧为什么早餐就要喂!

    墨尧左手扶了一下额头,露出虚弱神色,“晕!”

    苏念见状,当即紧张了,“啊?头晕吗?你快点躺着休息会儿。”

    ……

    苏念之后,一直谨慎的陪在墨尧身边。

    十点多时,接到一个自称是苏家佣人的电话,告诉苏念,有人送东西给苏老爷子,让她和墨尧帮忙去医院大厅拿下。

    苏念没有多疑,对墨尧说:“我要去医院大厅拿个东西,马上回来。”

    虽然对方让她和墨尧一起过去……

    可墨少受伤了,不要说帮你拿东西了,估计如今走过去都费劲。

    墨尧神色微微的变化了一些,冷漠的颔首,“嗯,去吧!”

    苏念到了医院大厅,又拨了那个号码,“我已经到了医院大厅了,东西在哪里?”

    而且,颇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她和墨尧一起出来拿呢?

    就在苏念四处环顾时,一个三十左右的贵妇人,冷冷的出现在她背后,“你是苏念吧?”

    苏念惊了一下,回过头。

    疑惑的看着,这个从来都不曾见过的女人,“是你有东西送给我爷爷,让我来取的吗?”

    贵妇人在看到苏念那平庸至极的脸,颇有些意外,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不过,在听到对方承认自己就是苏念,怒火冲天,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虽然猝不及防,可苏念还是及时躲开了,莫名的质问:“你发什么神经!”

    贵妇人没想到苏念还敢躲,愤怒的大叫了起来,“大哥二哥,给我抓住她!”

    在贵妇人身后出现两个人男人,速度上前,一人一边扣住了苏念。

    贵妇人在苏念被两个哥哥控制住了之后,愤怒的再次甩了巴掌,“你再躲啊!”

    苏念脸火辣辣的疼,想要挣开束缚,可被那两个人死死的扣着,根本动弹不得。

    贵妇人愤怒的盯着苏念,“你个贱人,我早就想要弄死你了!”

    苏念根本不认识对方,“你找错人了吧!”

    贵妇人冷冷的盯着苏念,“我是陈崖的老婆!”

    苏念在听到“陈崖”这个名字的瞬间,怔住了。

    一段四年前不堪的记忆,当即冒了出来。

    那是她才到苏家不久的一段记忆,也是她这辈子都感觉到羞ru的记忆。

    陈崖的老婆梁乐,见着苏念不安的神色,越发认定了一些事情。

    神色越发的狰狞起来,“你这个贱人,自己不是好东西,凭什么勾引陈崖!”说着,愤怒了起来,朝着苏念撕了过来,“我今天来,就是要打死你的!”

    苏念如果没被人押着,还能躲闪开。

    可此刻,根本避无可避。

    脸上火辣辣的疼,衣服也被她撕扯出口子了。

    苏念狼狈的看着梁乐,“我和陈崖,没有任何关系!”

    梁乐讽刺道:“当年在你姐的订婚宴上,勾引陈崖爬上你床的事情,哼,圈子里谁不知道?”

    苏念悲怒道:“我没有!”

    梁乐见苏念还敢不承认,直接一巴掌又甩了过去,“你特么以为我是傻子啊!”

    今天是星期日,医院大厅那边本来就有不少人。

    此刻发生了闹剧,不少人都围观了过来。

    在听着梁乐说的那些“勾引”“爬床”之类的词,当即也就脑补了一出狗血大戏,对苏念纷纷露出了鄙夷。

    “原来是正室撕小三啊!这种不要脸的小三,就应该活扒了!”

    “啧,现在这女孩子,年纪轻轻就会勾引男人啊!”

    “是啊,还勾引自家姐姐的未婚夫,真不要脸!”

    “关键她也不好看啊!不过,人家够放dang啊!”

    ……

    苏念听着不知情况的路人肆意的侮ru,痛苦的记忆彻底被撕开。

    苏念死死的瞪着梁乐,“如此血口喷人!有证据吗?”

    梁乐愤怒的脱口而出,“你这个贱人,自己一身脏病,勾引了我老公,害的我老公不育……哼,这就是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