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策大明 > 最新 第一百四十章 义士平乱,谁敢阻拦!
    “找死!”

    胡德兴怒火中烧大吼一声,一刀就砍死了一个冲上来的孔家骑手,但是紧接着便虚弱的晃了一下,只觉得气力已经衔接不上了,险些就一头栽倒在地,旁边的孟凡辰见到了急忙上前搀扶了一下,但是看样子孟凡辰也是强弩之末了,双脚不住的打软。

    此时,孔三才已经陷入了彻底的疯狂之中,眼看着孔家的六百多名骑手已经连续冲击了八次,丢下了上百具尸体,但是胡德兴、孟凡辰依旧带着两百多江湖汉子死守不退,牢牢的守在了大街正中央!

    但是,胡德兴、孟凡臣等众虽然成功坚守住了防线,但是也付出了几十人的伤亡,剩下的人包括胡德兴、孟凡辰在内,都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可是,此时刘君韬率领的大队人马依旧不见踪影,胡德兴和孟凡辰的心中都是焦急万分。

    这一波的进攻此时已经退却了,可是下一波的进攻已经成型,而且参与进攻的人数更胜前一次,多达两百人!

    那边,孔三才声嘶力竭的大声吼叫着,不断用金银重赏鼓舞众人,誓要一举攻破胡德兴等人的防线!

    “冲上去!杀一个敌人,赏白银十两!”

    两百个孔家骑手叫喊着冲了上去,和胡德兴等人撞在了一起,双方就在已经鲜血横流的防线上抵死厮杀。

    孟凡辰此时状若疯癫,带着四个江湖汉子怒吼着跳出了防线,几人手中长刀上下翻飞,伴随着血光嗡嗡作响,周围的孔家骑手全都进不了身,牢牢地守在了防线前方。

    胡德兴也是同样悍勇,连同身边的两个江湖汉子被十几个孔家骑手围攻,但是却怡然不惧,大声怒吼着厮杀不止,一连砍死三人、砍伤两人,悍勇非常!

    但是,不管胡德兴和孟凡臣如何奋勇厮杀,也改变不了此时众人危机的形势,当新的一波孔家骑手冲上来的时候,防线上已经聚集了三百多孔家人马,在兵力上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将仅剩的几十号江湖汉子压着猛打,形势非常危急。

    不得已,胡德兴和孟凡臣只能将剩下的江湖汉子全部聚拢在一起,众人草草结成了一个小圆阵,在孔家骑手的围攻下坚持着。

    远处,孔三才眼见胡德兴等人坚守的防线即将失守,心中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便从后备的骑手中拉出了十几人,让这十几个骑手赶往宁阳县的四处城门,和那些衙役、巡城弓兵一起守城。

    “你们记着!那些官府的狗腿子全都靠不住,保不齐就会首尾两端,将刘君韬带领的一千多号贼人放进城内,让咱们两败俱伤!所以,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看住了那些衙役、巡城弓兵!”

    众人都是纷纷点头答应着。

    其中一个骑手问道:“家主,要是那些衙役、巡城弓兵真的胆大妄为,放玉山镇的贼人进城,我等势单力薄,该如何是好?”

    孔三才闻言沉吟了一下,随后便咬着牙说道:“果真如此的话,你们拼死也要赶回来给我报信!听到没有!”

    众人闻言都是心中一凛,纷纷抱拳领命。

    派出了这十几个骑手之后,孔三才又看向了远处正在冒着烟的孔家外宅,心中焦急不已。

    “一定是那刘君韬搞的鬼!这些人手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君韬竟然能将这么多的好手弄进城内,真是活见鬼了!”

    “真是活见鬼了!”

    就在孔三才心急火燎的时候,坚守孔家外宅的管家林叔也是在心中暗暗骂着。

    此时,林叔看着正在外院厮杀的孙绪等人,心中涌起了一阵绝望。

    那一晚,林叔看到了隐蔽在小巷子里的胡德兴一众,便明白这些人马一定是刘君韬提前布置在城内的内应!

    于是,林叔便急匆匆的赶回了孔家外宅,一面布置坚守事宜,同时派人请家主孔三才率部赶回来支援。

    可是,还没等孔三才赶回来,胡德兴便派孙绪带着人马杀上了门。

    此时的孔家外院已经是鲜血横流、尸横遍野,孔三才留守的两百多人和孙绪率领的一百多人已经全部搅在了一起,双方全都是死战不退,杀声震天!

    “杀!杀进孔家内院,练总重重有赏!”

    孙绪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左肩膀不断的滴着血,右手却依旧挥舞着长刀,带着十几个江湖汉子在厮杀场上往来狂奔着,不断和那些孔家家丁搏杀。

    此时,双方已经都杀红了眼,甚至都已经丧失了理智,已经没有人再去思考着退下去。现在的形势,哪一方先退下去,就意味着失败,就意味者会被对方赶尽杀绝!

    孙绪刚刚击退了一个孔家家丁,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破空声,来不及多想便朝着旁边闪避,只见一柄长枪堪堪从孙绪胸前划过,差一点就要将孙绪刺了一个对穿了!

    那个手持长枪的孔家家丁双眼赤红的怒吼着,再一次朝着孙绪冲了过来。

    孙绪见状也不胆怯,挥舞着长刀便迎了上去。

    “杀!”

    “去死!”

    二人手中的兵器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

    虽然孙绪接下了那名孔家家丁的这一击,但是由于孙绪此时已经气力不济,差一点就扑倒在地。

    “该死!”

    孙绪暗骂一声,再一次拼尽全力接下了那名孔家家丁刺来的两枪,然后看准机会猛然冲了上去,手中的长刀如同闪电一般砍破了那孔家家丁的腹部,滚烫的鲜血瞬间就喷溅了孙绪满头满脸。

    解决了这个孔家家丁之后,孙绪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几乎用尽了一般,几乎就要跌坐在地上了。

    幸好旁边有两个江湖汉子眼疾手快,冲上来解决了准备捡漏击杀孙绪的孔家家丁,然后连拉带拽的带着孙绪撤到了外院大门口的位置。

    “大人!援兵为何还不到啊!”

    孙绪忍受着剧痛,咧着嘴说道:“快了!快了!坚持下去,只要坚持住,咱们就赢了!”

    可是说完之后,孙绪心中也是不断的打鼓,暗道:“君韬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赶过来啊!”

    同一时间,刘君韬留下白玉兴所部青壮驻守北宁镇,同时看守将近六千人的孔家俘虏,之后便率领剩下的主力人马赶到了宁阳县北门外!

    此时,北城楼上,衙门的衙役和巡城弓兵人头攒动,四个孔家骑手也混迹其中,众人借着月光看着城外的上千号玉山镇人马,心中都是惴惴不安。

    刘君韬看了看城头上,大声叫道:“我是玉山镇刘君韬,打开城门!”

    “开门!开门!开门!”

    近千名玉山镇护卫队青壮齐声怒吼,顿时将城头上的众人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孔家骑手低声说道:“我们家主可是说了,谁要是放玉山镇的人马进城,我孔家决不轻饶!”

    众衙役和巡城弓兵都是面面相觑,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一个管事衙役大声说道:“刘练总,我家大人有令,有什么事咱们明早再说吧!”

    “混账!”

    刘君韬爆喝一声,拿出了一个公文高高举起,大声吼道:“这份是你们田知县开具的公文,是田知县招募我等进城平乱的义民!现在立刻打开城门,否则后果自负!”

    “可是刘练总,现在确实是不方便啊,您看……?”

    “混账!义士平乱,谁敢阻拦!打开城门!”

    城头上的众衙役和巡城弓兵见状都是呆住了,众人互相看了看,都是暗暗点头,纷纷看向了那四个孔家骑手。

    这四个孔家骑手也是看出了端倪,几人心中都是暗叫不好。

    突然,城头上的管事衙役指着那四个孔家骑手大吼一声:“将这几人给我拿下!”

    周围的巡城弓兵纷纷弯弓搭箭瞄准了四人,剩下的众衙役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便将四人当场捆了起来。

    “干什么!你们活的不耐烦了吗!”

    “几位对不住,既然我家大人有公文在此,我等也只能公事公办了!”

    说完,那名管事衙役便带着手下人等打开了大门,刘君韬立即率领主力大军从北门冲进城内。

    进城之后,刘君韬便对周宗胜说道:“立刻占据四处城门,一只苍蝇也不能放出去!”

    “得令!”

    周宗胜立刻将麾下马队分成五队,每一队冲向一处城门,剩下的一队由周宗胜自己率领就在城内四下奔驰,伺机击杀孔家人马。

    之后,刘君韬对陶吉新说道:“立刻带领手下人马赶往孔家外宅支援!从小巷子绕过去,不要被主街上的孔三才所部纠缠住了!”

    此时,主街上的喊杀声已经是声震四野,刘君韬心知肚明一定是孔三才和胡德兴所部正在厮杀,所以才特意嘱咐了陶吉新一番。

    “练总放心!”

    说完,陶吉新便率领手下人马冲向了正在冒着烟的孔家外宅。

    刘君韬也不迟疑,立即带着剩下的两总护卫队青壮冲向了主街,准备支援正在苦战的胡德兴所部。

    “胡大哥!孙绪、孟凡臣,等着我,我来了!”